商周執行長給同仁的一封信(點此連結)

今天的我,是忐忑的。從王文靜女士手中接下商周集團執行長的棒子,何其任重道遠。

32年前,金惟純、何飛鵬先生等人創辦了《商業周刊》,這是台灣第一本財經週刊,在全球化浪潮下,福爾摩沙商人們從全世界搶下一張張的訂單,我們伴隨著台灣龐大中產階級崛起而成長,也締造了許多傳奇:兩岸發行量最大的財經雜誌、訂戶續訂率逾7成、唯一奪下十次金鼎獎最佳財經雜誌……。商周有今日,來自前人的奉獻。

但此刻,我們與所有企業一樣,都必須在數位時代翻新,重塑新的成功方程式。

我看到的是:假新聞如此氾濫,人們比過去更需要可信任的媒體;演算法知識偏食症蔓延,一個有洞見的知識策展人更被需要;數位經濟不斷顛覆產業規則,人們需要更快速的學習新知。而數位科技也將協助我們大幅降低傳遞知識服務、了解客戶痛點、與用戶共創內容的成本。

我看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好時代!變動越大,機會越大。未來的世界只會剩下兩種人,一種是機器人,另一種是知識工作者(knowledge worker)。商周的存在,就是要成為每位知識工作者最好的學習夥伴。商周的使命便是,幫助人們成為更好的自己!

要實踐這個使命,我們必須重新學習「與人連結」。

如果我們只想著自己,那麼,用戶心中的OS將會是:「你並不是真的關心我,對嗎?你緊張的是,我沒有被你的文字打動,沒有因為你的言語而哭或笑;你更在意的是,如何賣出你的產品、掏出我口袋中的錢……。」如果我們只想自己,就不可能與人連結;如果我們想為他人增添價值,就必須先把他們放在心中。

忘掉自己,才能與人連結。從產品研發到業務設計、客戶服務,我們都必須放棄生產者思維,而真的以使用者為中心去思考每個環節,趴在地上,聽懂用戶。

接下來,我要把總編輯的棒子交到曠文琪手中,她有著最犀利的眼光,也有一顆最謙虛而溫暖的心,她將繼續帶領《商業周刊》,痛用戶所痛,想用戶所想,結盟外部夥伴,提供用戶最喜歡的知識服務與體驗,建立一個知識生態圈。歡迎大家一起加入商周知識生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