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每個人都在問一個問題,怎麼結束? (繼續抗爭,又)可以怎樣下去?」一位中年香港自由工作者說。

外銀高層主管》
在絕望城市賺大錢,可以!但能忍到什麼時候?

「在一個絕望的城市裡繼續賺大錢,可以啊!但能忍到什麼時候?」在香港外資銀行擔任高階主管的台灣人Jenny(化名),正考慮離開這個她居住8年的金融城,因為身邊的香港朋友,每個都在流淚度日。

8月12日,因前一天港警近距離發射鎮暴子彈致使一名傳言曾擔任救護志工的女性眼球破裂,上萬名黑衣群眾在香港機場向國際發聲抗議,這座全亞洲第四繁忙、過去連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盛行時也仍運作的機場,被機場管理局宣布關閉。

同一天傍晚,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舉行記者會,宣稱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外界解讀這是為大規模鎮壓的行動預作鋪陳。

正為川普發起貿易戰所苦的北京當局,要關閉香港這個中國面向世界的最重要窗口嗎?

反送中抗爭活動從今年5月至今逾100天,前述香港中年人告訴我們,現在香港的日常是:早上9點多,港島鬧區平常至少坐滿十多桌的茶餐廳,現在只剩下兩個客人;銅鑼灣大街上的麥當勞取消24小時營業;平常門庭若市的水果店,5折出清賣不掉的水果。

每天出門前,Jenny都為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傷腦筋,「現在藍色(撐警)、黃色(雨傘運動)、紅色(福建仔)、白色(黑道)、黑色(反送中示威者)衣服都不能穿,」她說,香港人一向只穿黑與白,「但現在地鐵車廂五彩繽紛,香港人被迫繽紛起來,卻跟他們的心情完全呈現反比。」

香港,將失去外人投資信心嗎?雖然今年第二季相關數據沒有明顯波動,但身處金融圈,早有人感受到檯面下的錢流洶湧:大家開始把資金往外搬。

資產管理公司經營者》
留在香港仍有錢賺,除非金融中國化、被制裁

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人錢志健透露,他認識的許多金融界高階主管或基金經理人,已開始重新配置自己的資產,將6成流動資產換成美元或其他外幣,甚至開始考慮把資產移動到新加坡或其他境外地區。

不過,在港生活十餘年、經營資產管理公司的台灣人Eric(化名)說,現在留在香港仍有錢賺,「如果香港金融體制變得與中國一樣,或是美國對香港採取經濟制裁,我相信,客戶資產應該會大舉移動海外,這時候,我們留在香港才真的無計可施,沒有意義了。」

外資分析師》
港台薪資差太大,金融動能仍比台灣好

與妻女遷居香港3年,擔任外資分析師的台灣人Ken(化名)也告訴商周,抗議讓日常生活變得有些不便,但他沒有一點想離開香港的念頭,「因為港台薪資差距與發展環境還是差太大了,」他說,如果回台薪資是少2成到3成,還可接受,但港台薪資是「幾倍幾倍的在(落)差」。雖然香港正陷入一種「看不見盡頭」的困境,但他認為還未影響工作,香港金融動能還是比台灣好。

身為分析師的他,從經濟理性面來看,不相信中國現在會完全「收掉」香港,因為,上海尚無法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加上中美貿易戰,中國需要境外資金,香港仍是不可或缺的管道。但是習近平處理香港問題,已陷入兩難。確實,在貿易戰壓力下,中國政府雖然持續宣示將對外資大鬆綁,但是,上海等城市尚不可能做到如香港般自由,香港仍然是世人看待中國「接軌國際」的信心指標。

偏偏北京已錯過和平解決香港抗爭的最佳時機。6月16日,200萬港人遊行,仍換不下一個特首,讓民怨越燒越旺。

長年在香港擔任媒體工作者的區塊鏈平台Matters創辦人張潔平觀察,當群眾訴求增加林鄭月娥下台及追究警隊濫權後,事件早已超過港府權限,但北京又不肯退讓,「大家心知肚明,在這結構下沒辦法對北京要求,只能押著林鄭,每天打稻草人。稻草人最後越來越像稻草人,幾乎處在罷工狀態,兩星期開一次記者會說些把大家更激怒的話。」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主軸之一是「be water」(如水一般),也就是一代武打巨星李小龍所說的,要不被形式拘束,像水一樣可柔軟的適應各種容器;也可穿石,意指抗爭要不拘泥於形式,不戀棧。

如流水一般,無核心組織、無領袖的「be water」哲學,加上香港主張和平理性與衝撞的兩派群眾彼此包容,使這場運動,沒人能宣布解散。張潔平悲觀認為,目前事件只可能視未來傷亡狀況「軟著陸」或「硬著陸」,「千萬不要出人命,仇恨會世世代代……。香港政府已經失去一到兩代人的信心,但好處是,這兩代人會有更強烈追求命運自主的願望,他們都還很年輕,有2、30年去裝備自己,會有各種各樣成就,他們不會忘記這事情的。」

港府與中國一路強硬的態度,已讓香港民心如覆水難收,即使短期壓制,但以香港多年的國際化和自由化基礎,流水變成滴水,也終會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