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20世紀最後的30幾年,政府想辦法消弭老年人的貧困,結果非常成功。1960年,年齡在65歲及以上的美國人中,有35%生活在貧窮水準以下,現在則低於10%。國家經濟研究局將這個減少的結果,完全歸功於金融危機時期每人平均社會安全福利支出提高了一倍。

老年人已從最貧窮的美國年齡人口變為最富裕的人口,這很大程度歸功於國家支持大幅增加。問題是,這個系統的運作有賴於付費的勞工與受益人的比例,而隨著人口老化,勞工與受益人之間的比例不斷下降。

1960年,每個受益人有五名勞工支持,但等到最後一個嬰兒潮時代出生的人退休時,這個比例會降到二比一。

社會安全福利信託估計,到了2020年,支出將超過基金的總收入;到2033年,儲備金將完全用罄,而新的稅收則僅能支應已規畫福利的77%。八○年代退休的美國人獲得的福利金額,是他們向該系統納稅的兩倍,但這個比率一直在下降。

保守黨稱社會安全福利是一種龐氏騙局——騙局的運作方式是每一輪新投資者的資金都用來支付給前一輪的投資者,創造了獲利的假象。它也被稱為金字塔型投資︵老鼠會︶,因為每一層新的投資者都必須比上一層更大。

但右派想用另一種叫作股票市場的熱門騙局來鞏固這個體系。比起讓政府擔保,他們更希望勞工投資自己的私人退休儲蓄帳戶,並指望高於政府能給的報酬,可以彌補日益下降的勞工與受益人比率。

一群超有錢的老人,讓一群靠政府稅收過活的窮孩子捱餓,這個說法可能太過簡單,但沒說錯。

政黨惹不起最富有的年齡層

務實來說,把社會安全福利制度定錨於股票市場,是在為金融家提供政府擔保。除了保障目前福利水準與退休年齡,並在基金耗盡之前拖延時間之外,自由主義者根本沒有任何計畫。

這又是為什麼?因為惹惱美國人口結構中最富有、最有組織的一個年齡層,任何一黨都承擔不起。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聲稱有3700萬名50歲以上的成員。這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當然也有營利的部分),也是美國最大、最有影響力的組織之一。美國退休人員協會的兩份出版物,比美國其他任何一本雜誌的發行量還大,光是廣告費每年就賺進超過1億美元。

美國退休人員協會每年花費數百萬美元在健保、稅制與權利改革等議題上進行遊說,而且非常成功。他們推動並保護了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改變了老人與長者在這個國家生活的方式。

另一方面,孩子不能投票,也沒有退休人員協會可以加入,這點大家都很清楚。

在六○年代後期之前,隨著共同生活條件改善,兒童、中年和老年人的貧窮率都以同樣速率下降。但是,當兒童貧窮率在七○年代早期趨於穩定時,醫療保險與國家社會安全福利制度收取的費用,使老年人的貧窮率下降。1974年,也就是第一批千禧世代出生的前幾年,兒童貧窮率超過了老年人。

從那個時候開始,兒童貧窮率從未降到更早期的15%。與此同時,老年人成為最不貧窮的年齡層。截至2012年為止,超過1/5的美國孩子生活在貧窮水準以下,占21.8%,貧困兒童的比率比65歲以上的老人(占9.1%)高出一倍多。社會科學家把這種老人與年輕人之間的轉變稱為「貧窮年輕化」。

史丹佛貧窮暨不平等中心(Stanford Center on Poverty and Inequality)研究結果顯示,現在年輕人的貧窮率幾乎是老年人的2倍(20.4%對10.8%)。如果想避免在美國變窮,那麼從1974年開始,年紀越大越好,越年輕越糟。

從美國社會保險制度與千禧世代的財富積累狀況看來,似乎可以得出結論,美國政府並沒有永久「解決」老年人的貧困問題,而是把大筆債務轉移到其他幾個年齡層身上。老年人數增加的速度會超過預期,因為他們通常會在退休後活超過3、40年。政府精算師發現自己處於一種尷尬的處境,希望人們不要活得太久。

這些令人不安的趨勢再次凸顯,雖然年輕人與老年人之間的關係有些不可改變的因素,但也不是固定的。問題是你出生在什麼樣的地方,這裡不單指地理上或社會經濟上,歷史區段上也是。有幸運的出生時間和地點,也有不幸的。在美國,一般人出生的相對幸運時間似乎已經過去了。這也是歷史上第一次孩子與年輕人過得比他們的父母更差。

高等教育是一種經濟制度,它從數百萬名尚未開始工作賺錢的年輕人抽走的錢多到不可思議。

總統喊教改,卻養出模組人

教育是公共生活領域之一,美國政策制定者聲稱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每一代美國人的經濟狀況可能都不會更好,但他們肯定是受了更好的教育。

2001年,布希總統簽署了「不讓任何孩子落後法案」,參與的學校每年必須以全國性標準考試來評估他們的孩子。每個年級學生的測驗成績都要比上一年該年級的成績更好。未達成年度目標的懲罰既明確又嚴厲:失敗兩年,學生可以轉學到該學區其他更好的學校;失敗五年,由政府接管學校。很多學校撐不過第六年,紛紛被關閉或變成特許學校。

學校找了很多方法來提高他們的分數,想辦法展現政府逼著做的那種所謂的創新。他們減少了藝術與音樂課,把時間用來上數學與閱讀等測驗科目。老師要花時間告訴孩子怎麼正確作答,以及如何縮小範圍猜答案。如果你用重罰來威脅學校,那麼老師自然會採取以考試成績為重的教學方式,至於是不是有利於年輕人的智力發展,那就是其次了。

2008年金融危機後,歐巴馬政府提出一項四十三億五千萬美元的後現代化教育計畫——「邁向顛峰教育計畫」,各州根據學校績效與遵循標準的程度,競爭從1700萬美元到7億美元不等的補助款。一旦我們將教育成就轉化為一套可以比較的成果,政策制定者與官僚就可以把焦點轉移到用更少的經費獲取相同的回報。

在共和黨與民主黨人的統治下,國家教育改革計畫是提高學生的分數。政治家告訴我們,需要增加分數的明確理由是要讓孩子們為上大學,以及做好進入職場的準備。當大家都在邁向顛峰時,一定有些孩子會落後,我們談論教育的方式都是把學生變成實驗室的老鼠,既是實驗對象,也是實驗反饋,而千禧世代正是在鳥籠中誕生的。利害關係人做出妥協並決定程序,以便製造出在標準測驗中填對答案的孩子。

很明顯的,美國公共教育系統是一個生產人力資本快速合理化的工廠,但是,對於不適合或不能製模量產的孩子來說,日子將變得更加困難。

小檔案_書名:高學歷的背債世代

作者:麥爾坎.哈里斯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19年9月11日

麥爾坎.哈里斯簡介
1988年生,目前是美國非營利線上雜誌《新探網》(The New Inquiry)編輯。其作品散見於《新共和》(New Republic)、圖書論壇(Bookforum)、《村聲》(Village Voice)以及《紐約時報》等媒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