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見過一種「殺手樹」,活生生的勒死另一棵樹。

起初,殺手樹只是一顆飄落在某株樹上寄生的種籽。然後,根系循著被附著樹木向下伸入土壤吸收水分和養分,迅速生長。絞殺兇殘,全方位進攻:在地下,掠奪水分和營養,使被絞殺樹木飢渴;在地面,根系緊箍著寄生樹幹,抑制其增粗,阻止其水分、養分的輸送;在樹冠,絞殺樹迅速長葉子,搶奪陽光。漸漸的,被寄生樹如被巨蟒纏繞,氣絕身亡。

這是森林裡的「絞殺現象」。這種以殺死寄生樹而壯大的植物,被稱為「世界上最兇殘的樹」。榕樹是熱帶雨林中絞殺的頭號殺手。榕樹、榕樹?不會吧。其實它有兩種面孔,在城市裡是祥和的綠化樹,但環境改變,到了種類極多的熱帶雨林,被分配到的陽光、水分、養分、空間須透過競爭才能取得時,它「忘恩負義」性格就展現。

在人類社會,絞殺現象並不少見。原來大自然也是如此。但不擔心,森林儘管險惡,也有感人的互助。

你知道,樹木彼此會講話嗎?在科學界,一場理解樹木的革命已發生:樹木比人類以為的更警覺、更具社會性,甚至更聰明。它們看起來是一株一株獨立個體,其實在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地下,它們透過綿延的根部及廣泛的菌絲,建立驚人的「共生網絡」,在同樹種、不同樹種之間,頻繁的交換訊息、養分。尤其,當危機發生時,它們會發送有關乾旱、疾病、被昆蟲攻擊的求救信號,其他樹木收到這些信息時會自己啟動防衛機制,或,在地下以根系幫助受攻擊的樹。

原來,森林與人類,是同樣的世界。如果,連樹木都會遭遇逆境,會被背叛,人類怎麼能倖免?或許「背叛」兩字用得不妥,應說是每個人生存方式的選擇。我每次主持《商周CEO學院》「逆境領導力」課,最感動的,就是進入成功企業家們的逆境(甚至絕境)遭遇與人性。在他們的淚水中,我看到堅韌與希望,看到事過境遷後的包容。如果能選擇,沒有人希望自己身處逆境,但身為領導者,這不是你我擁有的自由。而且,它會隨著位子越來越高而不止一次來敲門。我沒危言聳聽,你唯一能做的是,擁有化危機為轉機的心念、能力。慶幸的是,這是可以學習、反覆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