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以為做不出來的……,」副總編輯曠文琪形容本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碎鏈時代」的製作難度。

「這3個現場,都是全球獨家,沒人去過,非常珍貴。如果不是從台灣出發,我相信美國記者也做不出來;因為蘋果供應鏈就在台灣,這家全球最指標的企業離開中國工廠後的追蹤紀錄,大概只有商周能做出。」

要搶先曝光蘋果供應鏈的移動,是很敏感的,如何突破?主筆黃靖萱、記者侯良儒,前後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突破企業高層心防,聯手進行一場逾4000公里的長征,才完成了這份關鍵報告。

在印度的千廟之城—甘吉布勒姆,靖萱看到鴻海新iPhone生產線的開出;而在印尼的巴淡島,良儒記錄了和碩用「小船拉大船」的出貨方式拓荒紮營;在印度的大諾伊達,我們驚見這個全球最大的手機生產聚落,將引發蘋概股洗牌危機;最後到了深圳,我們看見鴻海「燈塔工廠」帶動的新一波製造革命。

正如世界經濟論壇報告的預測,「生產據點的分散化」成為世界經濟新變數,超過一半的企業在2022年前,將重新修正自己的生產據點。當世界不再是平的,印度製造、美國製造、印尼製造的政策陸續實施,供應鏈不僅是要短,它其實是被一一打碎了。

這對台灣製造業是很大的挑戰,過去,我們以規模化生產、聚落經濟的發展模式享受自由貿易的紅利,但此刻,區域壁壘讓我們必須拿出新的辦法來。

得用不同的角度來看事情了!連製作過程的每次會議,成員們都得隨身攜帶世界地圖,我們得去理解,為什麼印尼小島跟新加坡的相對位置,能為和碩爭取到更短的Lead time;不同國家的產業聚落分布、過去的歷史狀態又是如何,這些都是台灣過去很陌生的資訊與視角。

大碎鏈時代,讓台灣製造業展開最大一波遷徙,而最考驗的則是,「我們不再只懂得看中國、只會看蘋果」,這是文琪製作了多期貿易戰專題報導後,最深刻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