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是讓下屬「當責」很重要的手段;然而如何放手,卻是一門技術。

一位資淺主管跟我分享慘痛經驗。最近她負責的產品即將上市,分身乏術的她決定將其中一項小任務交給下手,她推斷,這任務很單純、不複雜,二來這位下手執行過4次相同任務,必能搞定。豈料她驗收時發現,成品嚴重不符期待!追問之下,原來下手也覺得自己很忙,於是把這項「簡單」任務又轉包給了外部單位;下手認為,這外包者是去年執行相同任務的離職員工,肯定能上手⋯⋯。

兩個理所當然的「認為」,換來一個荒腔走板的放手結果。回頭檢視,這位下手只是一位基層員工,進公司才一年多,一直是聽令行事的執行者,還無法對品質標準有所判斷,更別說他能識別外包者的能力。

放手,沒想像中簡單,如果沒有被狠狠教訓過,手感還不容易練出來。

以本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的製作為例,因為專業難度高,要深入淺出,挑戰性不小;但最後我對成品是滿意的,沒想到一個冷僻的科普題,可以搭著登月50週年的時間點,搭配企業策略、產業趨勢,被製作成一個有趣卻不失深度的商業題材。

分享幕後製作人劉佩修的授權技術。在一封郵件中,我看到她列出「一不三要」的操作原則。一不:千萬不要做成跑得太前面的科技題,例如5G、自駕車。三要:趨勢+機會+夢想。「這題要好看,不只是趨勢與商機,歷史與人文的縱深,也要拉出來。」

在這份操作備忘錄裡,她考量到此專案的執筆者是資深主筆蔡靚萱、馬自明,因此未列操作細則,但為了確保在最短時間得出最高品質的作品,她還是必須提綱挈領的跟團隊成員確認共識。

你可以看到,放手,絕對不只是把手拿開、放牛吃草,因為那到最後會是一場災難。決策者必須先對時間緊急、任務難易、人員成熟度進行綜合判斷後,並思考可能的失敗點,設立適當的檢查機制後,才能精準放手,這背後盡是深思熟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