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懂一個人,就看他在最困難的時候,所做出的選擇。

最近重聽這個故事,格外有感。2008年7月,黃男州接下玉山金控總經理的職位,當時他才43歲,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金控總經理。這本來是一件大喜事。沒想到兩個月以後,百年金融巨人雷曼兄弟倒閉、花旗銀行股價跌到一美元以下⋯⋯。新手上路,如何應對這百年未見的金融海嘯?

當時,金融業裁員、企業大砍研發與品牌支出,黃男州面對當年僅剩10億的獲利、不到七塊的股價,他的選擇卻是:宣布不裁員、確保基層福利、高層減薪2成,並加碼招募儲備幹部、繼續敦親睦鄰的企業社會責任活動;而當同業互調理專單位,對投資人避不見面時,他則要求理專主動拜訪投資人。

在最危急的時候,新手總經理犧牲了短線的獲利,回報他的是一張亮麗的成績單:上任十年,市值成長逾9倍。

當記者的最大好處,就是每次在新聞現場,都可以看清一個人、一家企業,乃至一個國家。

「這是我從未見過的香港。」資深記者吳中傑在「香港反送中」專題中,以這個句子當成opening,也以這一句當成ending。在他筆下,香港的這一刻是美麗而動人的。

都說香港人是百分之百的經濟動物,在麵包與自由兩者間,一定選擇麵包,但種種的政治事件讓他們認清了,沒有自由,就不會有麵包。因此,1/4的人挺身而出,為自由而戰。他們說,如果這時候你選擇對邪惡沉默,那麼,未來將只剩下恐懼。

看看13世紀的威尼斯吧。那是一個輝煌的時代、海上的強權,什麼都能買、什麼都賣、和任何人可以做生意;開放與自由,締造了全世界最富庶的貿易港口城市。但後來,政治被貴族所把持,自由貿易被關進權力的牢籠,商業利潤被既得利益者所占有,繁華威尼斯就此沒落。

一切,都來自選擇。這是歷史的轉捩點,自由加油!民主加油!香港加油!台灣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