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金鐘地區人行天橋的灰色樑柱上,「Free HK」大字吸引不少往來的香港學生、上班族目光,舉起手機拍下。

Free(自由),這個詞彙,在台灣,如空氣般自然存在;但香港卻為了爭取這樣的「空氣」,得百萬人上街,才能換得。

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在接受商周團隊專訪時,論述香港之所以能在中美之間維持中立並得利,仰賴於「國際社會的信任」,「從商業或投資者角度,這是信心問題,信心兩字,代表一切。」

國際對香港的信任,是楊岳橋與眾多港人心目中的「香港價值」。對過去的香港來說,自由與麵包,是相互依存的。

國際對台印象:可靠
Google來設點、台積電品質出名

在商周團隊採訪這波香港街頭運動過程中,不只一位投資銀行家與金融界人士告訴我們,台商、中國富豪,早在港人反送中運動前,就選擇將資產搬移到台灣。因為,他們相信台灣比香港更能保障錢與人的安全。

台灣,是另一個彰顯自由與麵包兼具,社會整體才能受惠的案例。例如,靠資訊自由流通而發達的國際軟體巨頭們,近年都在台灣擴張:Google選擇在新北市設立新辦公園區、微軟進駐台北設置「人工智慧研發中心」、臉書在台設新據點、亞馬遜AWS(Amazon Web Services)則和經濟部在林口新創園區共同成立聯合創新中心。

承平時刻,企業的選擇,或許不足為奇。但在戰爭烽火下,還能維持中立而受惠,卻需要更深層的原因。

當美國總統川普在今年5月對華為祭出出口禁令,各大科技廠無一不焦慮能否繼續供貨華為時,台積電,是第一個敢明言繼續供貨華為的大企業。它的自信,是因為一套在內部發展超過十年的出口管控系統(Export Management System),能符合美國規範、讓美國政府接受。

「台灣的可靠,在國際上是有價值的,」台灣經濟研究院顧問、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陳博志點出了「台灣價值」,「就像(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說,人家願意把東西交給你台積電做,是因為相信你,不會在中間做手腳,把別人的東西吃掉。」

在陳博志眼中,「台灣價值」包括多元包容的社會文化、產業與人才群聚的能量。「整個台灣西部就像一個大都市,台北到高雄,只要一個半小時。」雖然過去二十年產業外移、人才流失,但群聚的價值仍在,因此,政府需要維護這樣的群聚,把關鍵產業做出來。

相對鄰國「有錢」
善用資金前提:民主自由

此外,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不久前發布的報告,顯示台灣中產階級占比超過6成,加上富裕人口共占整體約99%(低收入占1%),超過日本、韓國,是亞洲表現最好的國家。

因此,台灣是個相對「有錢」的國家,貿易出超比率也是全球前幾名,「這代表台灣過剩的資金比率上是很多的,」陳博志認為,這些資金應該被好好利用,把人才、產業吸引進來。

但,以上這些利基,都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下:民主自由的體制。它讓在此經商、生活的人,感到安心。

香港的局勢,讓國際看到長期開放的體制是可能快速倒退、自由的空氣是可能被抽回的。因此,台灣更顯珍貴。

「我確實擔心台灣,但台灣的民主一再證明,它可以抵禦中國的壓力,」反送中運動後,常駐台灣的加拿大籍時政評論家寇謐將(J. Michael Cole)接受商周採訪,下了如此註解。

當各個想在明年參選總統的人,對香港事件的回應,都是反對「一國兩制」在台發生,也顯示了「台灣價值」,在台灣人心中早有高度共識。

延伸閱讀:

香港三罷》不只為了反送中!看懂港人起身抗爭背後的深層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