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經營常會面臨難抉擇:要關注大事,還是重視細節?決策要明快果決,還是審慎思考?要眾議,還是獨斷?用人要信任,還是懷疑?要相信性善,還是性惡?要親力親為,還是放手授權?團隊要內升內訓,還是挖角外求?工作上要強調管理,還是經營?類似的考驗不勝枚舉,主管常要在兩者擇一,如果選擇正確,組織經營順利成功,如果錯誤則萬劫不復。

這些兩難抉擇,有些是位於光譜的兩個極端,如進取或保守,如明快或審慎,如信任或懷疑,如關注大事或細節……,這兩者之間明確是對立的,絕對不可相容,選擇其一對另一個是絕對的否定,其後的邏輯思考是南轅北轍,不可能並存。

這種光譜的兩個極端,對主管而言,常依個性的差異、信仰的不同,而選擇不同的決定。以我自己為例,我的個性關注大事,不耐細節,所以只重大事,而忽略細節;我心急口快,任何決策講究快速而果決,不喜思慮再三、猶豫不決;我個性強悍,對所有事自有主見,因此任何決策,通常獨斷獨行,不太參考別人的意見;也因為我相信自己,因此做起事來,常親力親為,不太相信別人;同樣的也因為相信自己,我偏愛自己訓練出來的員工,不太對外徵求。

大多數主管在面臨兩難抉擇時,都是明確的選擇一邊,以做為工作上的主流價值,一切以此為依歸,相信一種價值,只會一種方法,這是「一刀流」的主管。

這種一刀流的主管我當了許多年,剛開始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發覺只會一種方法,似乎不太夠用,也常常發覺其中的弊病。

以關注大事為例,我本以為大方向做對了,事情就解決了,可是事實上,許多事情解決不了,我才逐漸發覺:魔鬼藏在細節裡,如果小事、小細節沒處理好,事情是做不好的。從此,我才開始學習關注細節,開始注意做事流程、方法、步驟,我慢慢學會不斷把大事拆解成小事、小步驟,再把所有的小事搞定,從此我變成不只關注大事,也重視細節的人。

又以決策明快為例,我的快速決策雖然有時效之利,但如果做錯決策,就是災難。我慢慢發覺,快不快不重要,要做對的決策才重要,於是在明快果決的同時,我開始多給自己一點時間,多思考一下,用審慎平衡果決,這也得到更佳的決策品質,我也變成一個又快速又緩慢審慎的人。

我逐漸覺醒,只要是兩難的抉擇,不論是光譜的那一邊都有道理,一定不可以只會使用一邊的邏輯,而放棄另一邊,必須要兩邊都能用,也都要會用,這樣才是一個好主管。

主管要是二刀流:能相信部屬,必要時也要會懷疑;要親力親為,也要能放手授權;能自己培訓團隊,也要能外求挖角。二刀流的主管才是功能完整的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