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國最大出口商、最大民營企業集團、最大的工業用地使用者,也是最大的民營製造業雇主。鴻海/富士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他需要中國,中國也需要他。

若沒仔細爬梳過資料,大部分人恐怕都沒聽過這「4個最大」,中國與富士康間的牽絆依賴,竟是如此之深!

富士康中國員工逾100萬,在台僅雇8千人—郭台銘兩岸代工王國布局

█山西

進出口額占全省56.1%
‧富士康所有子公司進出口額人民幣768億元
‧員工10萬名,累計投資逾人民幣200億元
‧主要生產精密鑽頭、光纖連線、機器人、手機組裝

█山東
遊戲機生產基地
‧營運高峰員工曾近8萬人,目前約4萬人

█河南
全球最大iPhone生產基地
‧鴻海集團在河南進出口額人民幣3,389億元,進出口比重占全省61.5%
‧鄭州廠員工約20萬人,出貨高峰期達30萬人

█江蘇
聘雇約8萬人
‧生產筆電、手機外殼與機構件,投影機外殼與光學引擎

█湖北
全球最大PC生產基地
‧員工約3萬人,主要生產PC、消費性電子產品的模具開發、成型等

█四川
去年產值飆破人民幣千億元
‧四川外商投資百強榜首,員工人數超過10萬人
‧主要生產蘋果iPad平板電腦

█湖南
亞馬遜智慧音箱代工重鎮
‧衡陽廠區員工達5萬人

█貴州
鴻海資料中心所在地
‧去年產值約人民幣184億元,員工近2萬人
‧生產華為、諾基亞等品牌手機、遊戲機搖桿、BMW車鑰匙

█廣西
全球最大機上盒生產基地
‧2018年進出口額人民幣386億元,占廣西省約9%
‧南寧科技園區吸納就業2萬人

█廣東
員工數35萬,中國最大基地
‧龍華廠區2017年進出口額人民幣2,682億元
‧重心放在8K顯示、5G行動通訊生態系

█台灣
員工數約8千人

█富士康集團去年貢獻中國4.1%進出口額,是中國出口企業冠軍
█富士康集團在中國累計外匯,占中國外匯存底7.8%
█鴻海赴中國投資帳面價值1.14兆元,約為公司淨資產86%

註:不含群創在南京與佛山的2座面板廠;鴻海在北京、天津、上海、重慶、遼寧、河北、浙江、安徽皆有生產基地或營運據點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各省統計局、富士康官網 整理:蔡靚萱

中國工業地,它租最多!
租逾9000公頃,相當14個竹科

從1988年在深圳投資建廠、首度建立中國生產基地,富士康從深圳走往江蘇昆山、接著到山西晉城與太原、山東煙台、天津與河北廊坊,西進四川成都,接著在河南鄭州布建iPhone生產線,現在更將觸角伸向各省的二、三線城市。

鴻海申報的赴大陸投資資訊顯示,去年底被投資公司帳面價值合計達1兆1450億元,是總匯出金額的5倍多,顯示在大陸經營得不錯。驚人的是,換算高達鴻海淨資產的86%。

根據中國媒體《時代財經》統計,截至去年5月,富士康已在中國28個城市建有47個廠區,總占地面積達9259公頃。這已是中國單一民企集團所租用的最大工業用地(編按:中國土地皆為國有)。換算等於新竹科學園區的14倍大。

去年富士康慶祝赴中國設廠30週年慶時,郭台銘特別亮出2000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到深圳龍華園區考察,及2009年習近平仍擔任國家副主席時,到富士康太原園區參觀的照片。

郭董投資中國金額近1.5兆

郭董投資中國金額近1.5兆

█台灣上市公司
鴻海、群創、鴻準、臻鼎等公司加總投資中國帳面價值1兆3,724億元

█香港上市公司
鴻騰、富智康淨資產約1,262億元

█中國上市公司
工業富聯、鵬鼎淨資產4,146億元

█其他
深超光電未上市,在中國註冊實收資本已達237億元

註:因母公司鴻海有部分重複計算子公司資產,故集團中國資產總額應低於以上數字加總,保守估計近1.5兆元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
整理:蔡靚萱

他,始終被當「外人」
習叫他老友,卻扶植其陸企死敵

《日經亞洲評論》報導,習近平在2013年會見當時國民黨主席連戰所帶領的企業團時,再度與郭台銘見面,親暱的稱他為「我的老友」。但這卻也凸顯,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後,沒再到訪過富士康。富士康終究是外資,而非中國在地企業,習近平找民企談話,不會找他;出國訪問找企業家同行,不會找他。富士康在中國的優異成績單,也不會有官媒協助宣傳。

這種不是「親生」的,卻又少不了富士康的矛盾,衍生的兩大事件,是郭董在中國的痛。

一是比亞迪竊取商業機密。富士康發現,2003年起陸續有400多名手機代工部門的幹部跳槽比亞迪,盜取了上萬份商業機密文件,同期間,比亞迪手機製造業務爆發性成長。富士康於2006年正式告上法院後,原本被郭董以為十拿九穩的官司,最後卻只有少數幾名比亞迪員工被判有罪,比亞迪創辦人王傳福全身而退。而王傳福已成了習近平3年多前訪問英國時,指定陪同的企業家。

2010年富士康爆發員工連12跳的自殺事件,由於密集發生得太不尋常、且中國罕見以高密度全國性宣傳手法聲討,一度傳出富士康被中國政府高層鎖定整治。當年鴻海股東會一反過去不讓記者入場的態度,全面開放進場,鮮少批評中國的郭台銘,罕見揚言要從中國撤資,說正在找地點把部分生產線搬回台灣,用機器全自動化生產。

中國有最鮮美的胡蘿蔔,卻也有不測風雲的棒子。郭董的體會,只會比其他台商更深,而不是更淺。

鴻海到全中國十多個省與直轄市設廠,其實也讓各地方政府又愛又怕。

中國省府開始「戒富士康」
iPhone出貨下滑,衝擊就業、財政

由於富士康設廠不只保證帶來就業機會、消費商機,也肯定能成為當地繳稅、進出口大戶,吸引各省爭相向富士康招商。在郭台銘刻意操縱競爭心理與談判講價下,最後往往祭出超優惠條件,被中國媒體戲稱為「富士康模式」。

其中以河南省最為典型。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富士康鄭州廠區設立之始,河南省為富士康提供了超過15億美元資金,蓋工廠、員工宿舍,還鋪路、建發電廠。一般外商投資可享受「兩免三減半」優惠(獲利首兩年免稅、後三年稅率減半),鄭州政府則給了五免五減半優惠,並降低富士康為員工繳納的社會保險和其他費用,這些優惠一年高達1億美元。

富士康在此設立iPhone組裝工廠,果然為河南帶來龐大出口量,最高峰是2015年就占了河南省進出口比重的67.5%。然而,當富士康設廠就等於帶來造鎮效果時,規模大本身就成了問題。隨著iPhone出貨量下滑,讓河南嘗到過度仰賴單一企業的教訓,改為積極尋求「非富士康」企業進駐。這類「富士康依賴症」,在中西部省分尤為常見。

這套操縱比價策略也被郭用於向中、美講價。2017年4月下旬他才進到白宮與美國總統川普會談,不到兩週,中國總理李克強殺到鄭州富士康廠區「固樁」,要郭董將更多高端研發和產業鏈留下來。

想選總統卻有共黨員工
如何利益迴避、財產信託,是大工程

郭台銘在與中國高層若即若離的關係中,如今增添了參選台灣總統的變化。與美國的關係,則綑綁了威斯康辛州建廠延宕如何解套的難題。

根據新華社報導,富士康集團的第一個共產黨黨委(基層委員會)早在2001年就成立,截至2017年9月為止黨員達3萬多人。這規模已在民企中數一數二。如果郭董真的獲國民黨提名、明年一月真的當選,將面臨此種尷尬:

台灣總統創辦的企業裡,有三萬名共產黨員。

在此之前,這位拿下中國「4個最大」的台企老闆,要選台灣總統,如何做好利益迴避與財產信託?如何說服選民?將是浩大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