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當上主管時,一方面是因為愛面子,一方面也因為沒信心,所以遇到任何事,都自己一個人下決定,根本不敢和別人商量。

這種獨斷獨行的狀況,持續了許多年,中間也發生了許多事:

其中一件事是有一年團隊要出去旅遊,大家要決定去哪裡,因為我一向獨斷獨行,因此就算這種需要大家公決的事,我也一樣強力主導。最後在我的誘導之下,終於選了我想要去的地方旅遊,可是大多數人卻選擇不去,因為這不是他們想要去的地方,員工旅遊只能停辦,這件事弄得我這個主管灰頭土臉!

另外一件事,是我們推了一個專案,想藉此增加業績,公司也同時編列了一些行銷預算,這是極重要的大事,我們都有絕不能失敗的壓力。當然我也一樣自己一個人思考、自己一個人做決策,然後指揮團隊所有人一起參與。

只是整個專案的推動困難無比,所有的行銷都做了,但業績始終無法提升,最後我不得已只好把所有同事都當成銷售員,要求大家動員所有親朋好友來捧場,可是就算用盡所有的氣力,專案仍然以失敗收場。

當時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副手,事後跟我說:這個專案他事前就知道會是個悲劇,可是我從來沒有讓他們有表達意見的機會,否則他一定會在事前提醒我。

我很後悔,為什麼我不讓大家有機會集思廣益呢?

經過這許多事,我也發覺訴諸團隊公決,並不是沒面子的事,也不代表我能力不足,於是我開始學習,只要是和團隊有關的,我不再獨斷獨行,先讓大家發表意見。

我發覺團隊的公決,有一定的道理,大家都認為對的事,確實失誤的機會較少。而且就算大家的意見與我的不一致,我也能有機會仔細思考,到底誰是誰非。當然如果思考之後,還是認為自己想法是對的,我也可以運用主管的權限,要大家接受我的意見。

所以當我能自由自在做主管時,我的決策過程,完全先讓團隊公決,博采眾議,最後再由我拍板,這是先眾議,再獨斷的過程。

可是就算我願意博采眾議,卻也常發生集體噤聲的狀況,大家都提不出好意見,或根本沒意見。這通常是面對組織的重大關鍵性決策,大多數的人通常覺得茲事體大,不敢置喙。所以主管也要知道關鍵性的重大決策,只能自己聖裁獨斷,不可推給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