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銀備抵呆帳提列2018年較前年增加4.6倍

全台灣最大的銀行,最近狀況很多!

近來大同集團財務危機連環爆,二度主辦其聯貸案的臺銀成最大苦主。據統計,臺銀對大同集團的債權超過80億元,光是即將下市的華映與綠能兩間公司,就占約38%。

備抵呆帳數字前後不一
被質疑為預算達標拉低獲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月30日,臺灣金控獨立董事陳錦稷在個人臉書上公開質疑:臺銀的備抵呆帳數字,竟從2017年的16億元大幅度跳升至去年的73億元,管理層不僅解釋不清,甚至想透過董事會強行通過財報。

所謂備抵呆帳,就是銀行在面對放款時,評估可能拿不回來的款項,而提列對應的呆帳金額。對銀行來說,備呆提得多,當年度獲利會減少,但若呆帳真的發生,就能用該筆金額直接回沖。

以往,銀行提列備呆採「最低限度」制,去年首度導入國際會計準則9號公報(IFRS9)後,須取金額「高」者計算,因此,各銀行提列金額都比過去高,像土地銀行,備呆就從近6億元增加至34億元。

這次讓陳錦稷最反彈的,不是臺銀提出更高的備呆數字,而是臺銀總經理邱月琴呈報的數字前後不一,原稱含華映授信餘額22億元在內,共提列73億元。但調查後發現,該筆22億元並未包含在內。甚至,一名臺銀前高層直言,臺銀內部為了「湊」出73億元數字,還想找其他客戶授信案件充數,「拿好客戶來湊,很危險,做法也不對啦!經營團隊弄了一禮拜也講不清楚!」

臺銀雖非上市櫃公司,但它屬於政府百分之百持有的銀行,按理來說,全民都是臺銀的股東。儘管它背負政策使命,與民營銀行追求獲利的表現無法相比,但若與公股比較,做為經營績效指標的資產報酬率(ROA),臺銀近5年幾乎持平,在八大公股敬陪末座。

這次,臺銀一舉將備抵呆帳覆蓋率拉高至715%。備抵呆帳覆蓋率的算法是,用備呆金額除以逾期放款餘額,數字越高,代表承受呆帳的能力越強,今年前兩月,全體國銀的平均為553%。

陳錦稷會質疑臺銀財務數字操作並非沒道理。曾任公股行庫獨董的政大金融系兼任教授朱浩民就指出,泛公股行庫每年都有預算目標,一旦達標,就可領到績效獎金。通常在盈餘狀況佳的時候,即便沒有預期呆帳發生,也會額外提列備呆金額,避免隔年度預算被拉得太高,反而達標不易。

中華獨立董事協會副理事長、實踐大學財金系講座教授沈中華強調,長遠來看,提列呆帳,雖然是提升資產品質,對債權人(編按:指銀行客戶、買銀行發行債券者)有所保障,但若從一般公司來看,就會減損當年度獲利,財報也無法允當表達公司經營能力,「就是欺騙股東!你怎麼知道股東同意(經理人)挪移呢?」

總稽核兩年換5人
被質疑人事更換太頻繁

3年前,臺銀董事長呂桔誠執掌兵符後,臺銀經營階層,僅去年8月因前任總經理魏江霖屆齡退休,而由最資深的副總經理邱月琴內升為總經理,整體而言變動不大。唯獨管理內控的總稽核人選,從2017年5月到2019年3月,短短兩年內,連同金控、銀行在內,總稽核就換了5個人次,更換速度之頻繁,也讓陳錦稷提出警示。

獨董陳錦稷自2016年8月31日起就擔任臺灣金控的獨董,他是總統蔡英文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學弟,也是重要財經幕僚。過去兩年,他對臺銀的財報都沒有異議,今年卻緊咬不放。

類似的案例,也發生在2016年8月中。時任富邦金獨董的他,就在董事會上放炮,抨擊負責旅館業務的富邦旅館管理顧問公司,明明是富邦蔡家的私人公司,興建飯店的土地卻從富邦人壽取得,「擺明吃豆腐,」陳錦稷說,強調若要拿人壽土地蓋旅館,也應照程序標租,不能損及股東利益。

當時,富邦對此事澄清是有誤會,但臺銀對這次獨董的質疑,只表示:「已虛心檢討改進。」面對商周詢問提列方式與過去差異為何,是否逐案檢討等問題,都未回應。

兩年前,永豐金內部有吹哨者出來揭弊,此次則是銀行界首度由獨董針對公司經營層發難。臺銀目前看來雖不是重大弊案,但獨董用最高規格去檢視,並無不妥,起碼他的糾舉,讓大家看到,面對監督,臺銀管理層竟是以這樣的態度面對。台灣最大的銀行,螺絲真的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