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都期待別人百分之百相信我,我也努力做到讓別人能相信。在學校,老師交代任何事,我都努力完成,絕不會做不到;在工作上,公司交代任何事,我也會努力完成,如果偶爾有事沒完成,我會羞愧難當,也會想盡方法去補救,希望能夠彌補。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要讓別人能相信我。

相信別人與相信自己,這背後的邏輯很單純,就是相信人性本善,每一個人都是好人,都不會做傷害自己,傷害別人,傷害團體的事。每一個人都會全力以赴做事,完成任務,不會心思複雜,懷有私心。

這個簡單的信念,形成我待人處世的中心思想。因此當我升上主管,我也相信我的團隊人性本善,他們都是百分之百可以相信的人。我盡可能給他們自由,能用自己喜歡的方法做事,也做他們想的事;我盡可能給空間,讓他們能充分發揮能力;當他們犯錯,我不太會罵人,期待他們一定羞愧萬分,正努力補救中;對他們說的話、所做的承諾,我百分之百相信,沒有任何保留。

所以我剛創立公司時,公司不打卡,上下班自由,我認為他們只要能完成工作,又何須主管來管理?當時的公司幾乎是無政府狀態。

可是長期的虧損,代表公司效率不彰,組織經營上必然出了什麼問題?我不得不開始檢討發生了什麼事?

首先我確定,公司的無政府狀態一定是錯的。當一群人在一起,一定要有一些互動的規則。我也確定:人性雖善,但人一定會犯錯,犯錯是人天生的本質,為了管理犯錯,也須設一些規則,以事前預防,及事後補救。

我的主管生涯從此出現結構性的轉變!

我雖相信人性本善,可是我不再百分之百相信別人講的話,我不是不相信,而是檢視對方可以做得到嗎?也檢視對方是否可能犯錯。如果有疑慮,那就要預設檢查點,及採取必要的預防措施。

同時我也仍相信人性本善,可是我也確定人的能力有別,能力好的會找到最佳的工作方法(best practice),那我為什麼不把最好的工作方法,推廣成每一個人的標準方法呢?

我開始在組織內推廣標準工作流程(SOP),不再放任每個人各自發揮,我在公司中制定了各種工作制度。

我也發覺好逸惡勞是人的本性,好日子過久了,人就會疏懶鬆散,這也需要用制度校準。舉例而言,我們上班不打卡,早上幾點鐘上班都可以,但每週一早會,我要求早上九點準時召開,目的就是提醒大家,早上九點是應該準時上班的,這就是形式校準可能的懶散化。

人性不是性惡,只是有些麻煩的天性,像會犯錯、愛輕鬆,這些都要用制度來避免,需要用系統、制度、形式來管理。好的主管是會訂定各種規則來管理團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