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全國高中以下學校開學日延後至2月25日。家裡小孩待在家的時間,若沉迷YouTube影片,父母該如何正確與他們溝通?

孩子追逐網紅,令許多家長困擾不已,精神科醫師王浩威更直言:「未來的科技,是站在孩子這邊的,父母過去的權威角色已經結束了!」家長該怎麼辦?來聽聽專家和家長怎麼說。

問:孩子愛看網紅影片該管控嗎?

答:臨床心理師王意中的家裡3個小孩,分別就讀國小、國中。他建議,既然大人自己也會看網紅影片,不如跟著孩子一起討論。

他的做法是,分享有趣影片給孩子。「好處是,他們也會回饋你,把他們正在流行的影片告訴你。」

他提醒,觀看孩子覺得有趣的影片,父母得忍住自己的主觀想法,不要先說:「這很無聊」、「這有什麼好看」等負面言論。相反的,去了解孩子覺得有趣的地方,請他說給你聽。「也許孩子表達出的面向,是我們以前沒有看見的。」

如果發現孩子正在看偏差影片,比如說,網紅花上萬元清空娃娃機。他認為,不用去刻意阻止,而是跟孩子談影片的內容,這個過程,可以談得很細緻。

首先,聽聽孩子怎麼說,為何對該影片有興趣。孩子可能會說,如果不看,到教室他會沒有討論的話題,「先弄清楚孩子的理由,至少要讓孩子講。」否則,親子對話談不下去。進一步,聊聊孩子對該影片的感受。他說,大多數的孩子,可能只是回答:「因為好玩」,這時,家長就試著協助他思考,讓他再聚焦。比如問他:是主題好玩?還是主持人的風格好玩?依照孩子的回答,家長可解釋該影片傳遞的價值觀,鼓勵孩子具備自己的判讀能力、獨立思考能力。

問:瘋追網紅、影片成癮怎麼辦?

答:可行的方法是:第一、家長要自己做到身教。第二、好好說出你的擔心。

兒童育養專家王宏哲認為,許多家長限制孩子觀看影片,但是不少家長無論是工作或社交,天天都是手機不離身,卻要限制孩子的使用時間,這對孩子來說,心理極度不平衡。

再來,王宏哲說,許多家長的溝通方式很急,有些家長會情緒化的說:「你這樣看下去,都沒時間念書寫功課,考試怎麼辦?」

他觀察,明明家長是擔心孩子健康,擔心孩子睡不飽、脾氣差,影響正常生活作息,卻用成績來搪塞孩子,造成言不及義的後果。他認為,上一代的權威式溝通已經結束,現在得試著和孩子談心、講道理,雙方才能有所共識,一起約定觀看時間。

問:幾歲該有手機?監控尺度在哪?

答:王浩威認為,孩子幾歲該擁有手機沒有定論,但是根據臨床經驗,家長可觀察孩子的交友圈,了解朋友持有手機的狀況。假設孩子有一個親密的6人團體,盡量別讓孩子成為第一個、或最後一個擁有手機的人,讓他成為第三或第四個拿到手機,降低同儕間的壓力感。

「孩子擁有手機,本身就是風險的事,家長必須謹慎思考。」國一生網紅「酒窩J」的媽媽林音分享,她是等到孩子上了國中,才給個人手機,不過事先,她和孩子談相對條件。

首先,孩子的手機內設有Family Link功能,這代表,家長可以看見手機目前位置,掌握孩子行蹤。另外,也在系統裡設定抵擋程式,避免讓孩子的手機下載到不當的軟體。

不過,林音認為,若是孩子有自制力,可適時給予孩子應有的隱私權。她就和孩子約定,不會干涉他的社交狀況,因此,她不加兒子臉書和其他社群媒體。「我跟他說,隱私權,是媽媽給他的禮物,但他得答應我,除了同學和朋友之外,不要加陌生人為朋友。」

同時,林音主動跟孩子聊目前常見的網路犯案手法。「家長不是簡單的說:『網路會有很多壞人』,而是要很認真當一回事,跟小孩解釋,事前教育要做得好。」

問:孩子想當網紅,家長心態該如何?

答:「父母要先接受這樣的狀態,接受孩子很想成為這樣的人。」親職教育專家楊俐容建議,家長不要第一時間反對,而是跟孩子討論動機。

「我很鼓勵父母大量的說:『爸和媽真的很好奇,很想知道你為何想當?因為我們那個年代都沒有這個。』」楊俐容說,多用類似的話術,讓孩子講出他的想法。她認為,人的情感透過大量溝通,會比較理性,而不是一開始就被情緒帶著走。

聽完後,父母接著才說出:「我們的擔憂有什麼……。」她提醒,父母的語氣得持平、不帶情緒,若是在過程中,孩子有所反駁,父母得秉持著「聽十句、回兩句」的精神。

最後,若是能相互理解,那就可再進一步討論日後計畫。「孩子會越來越難教,但父母要成為孩子的防護罩,不要讓網路成為孩子愛的主要來源。」她說。

問:孩子因點閱率差難過或酸民攻擊,怎麼辦?

答:王宏哲認為,這得依據個別孩子的狀況來處理。

首先,可以先鼓勵孩子別灰心,看孩子是否有意願再試試看,家長可引導孩子嘗試不同的新方法來製作內容,過程中,導正孩子製作影片的動機。「家長應多鼓勵孩子成為創作者的勇氣和努力,而不是讓他專注於數字發展。」

至於面對酸民攻擊,他建議,家長可觀察孩子的抗壓力是否足夠,或酸民留言已影響到他的自我認同感,甚至是社交狀況。若是孩子無法承擔壓力,家長得積極跟孩子討論後續處理方法,避免讓孩子深陷自我懷疑的漩渦當中。

酒窩J就曾收到酸民留言,為此生氣不已,媽媽林音藉此機會教導孩子網路霸凌的狀況,受害人可以如何求助網路警察,法律會如何保護等知識。

母子倆取得的共識是,除非是太嚴重的狀況,比如恐嚇,否則一律不理會惡意留言。林音說,有時不必自己出馬,粉絲會主動留言制止,酸民自討沒趣,自然就不見。「連大人都會受不了網路霸凌,但孩子活在社群世代,如何面對酸民,是一種新的練習。」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