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兒子申請大學時,我才知道,原來,他有香港、中國的網友,並且是在網路遊戲中認識的戰友。

「在這個虛擬世界裡,我每天與不同國籍的人溝通,從14歲到50歲,有竹科工程師、數學系教授、台商、大學生,我率領近百位玩家,挺過一次公會最大的滅亡危機……,」為了證明自己的領導力,兒子在自傳中寫著。那年暑假,他去香港玩,自己就約了網友在某地鐵站碰面。

因為網路,孩子的國際化早已超過我們的想像。

我向來主張信任、授權,尤其孩子對數位的接觸;並不是我不了解數位成癮的麻煩,但我認為,這既是主導世界變革的大趨勢,與其對抗,不如擁抱它、理解它。孩子幼稚園時,我就讓他們自己用iPod聽音樂;女兒高一參加了學校的「iPad實驗班」,成天抱著iPad學習、跟國外老師連線上課;為了體驗影音製作的威力,我還給了她一台MacBook。

但沒想到,在某條線上,自己還是站回傳統的一方。女兒升大學那年暑假,提出去深圳找網友的中國自助旅行計畫,我沒有答應,因為我不確定能否信任她的網友。

我的孩子,是數位原住民,在實體、虛擬世界中成長,從小愛讀紙本書,也愛上網交朋友、找資訊。但現在,一個更新的世代出現了,他們是「社群原住民」!

這是一群15歲以下的孩子,當我們用獨生子女的眼光看他們,其實,他們早有許多兄弟姊妹在網海中;網紅是他們的玩伴,YouTuber是他們的保母,甚至,他們還開起視訊,與眾多網友一起讀書。

他們,是一群被網路社群養大的世代。猜猜多少孩子立志當網紅?答案是6成7!

資深記者李雅筑描述:「他們比你更會賺!7歲小孩年收數億;他們比你更有影響力!9歲女孩有72萬人追隨;他們比你承擔更多壓力!11%曾在社群媒體遭到霸凌。」

這是一個非同凡響的世代,考驗父母的教養,也將顛覆商業邏輯、社會趨勢。

儘管網路成癮讓人憂心,但我始終認為,既然它是趨勢,而且是驅動社會與產業變革的核心,與其對抗、防堵,不如跳進去跟它一起演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