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書店,是一件令人很愉悅的事。如果這個書店的一角,還順便賣一些鮮花、瓶瓶罐罐的小植物與小花,那就更令人忘了世間一些煩人的事。尤其是面對已長達一年的金融風暴、跳票事件。

本期《商業周刊》的封面報導,暫時遠離一下週復一週,還沒有解決的企業財務危機事件,帶你到風光與紛亂的台北不太吻合的誠品書店走走(見二十八頁)。

書店裡,人類的智慧與創意,爭相鬥艷。每逢一週不去,再去,就會增加一些驚奇。因為總有一本本封面,像一張張的創作畫般、吸引人的中外題材的新書出現。

書店無限優雅與寧靜。每個人看書的風采甚至比書還精彩。

不過書店最精彩的還是每個作者藉由創作,所呈現的內心世界。本週又發現一本新書,大塊文化出版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

這本書作者以簡潔、平白的語句,淡淡敘述出他大學畢業後,在幻滅的理想與人生中掙扎。直到十六年後,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和老師重逢。而他的老師,只剩下生命中最後幾個月時間。於是他又上了十四堂他老師星期二的課。

這最後十四堂課當中,死亡也是重要的一個課題。第四個星期二,老師墨瑞說:「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死,但沒有人把這個當真。」

「不然的話,我們就不會這樣」,墨瑞說,「你要知道自己會死,並且隨時作好準備,這樣就好得多。這樣你在活著的時候,就可以真正地比較投入。」

學會死亡,就學會活著

學會死亡,就學會活著。書中指出,「當你學會了解自己就要死了,看事情就會相當不同。譬如你會發現你目前花很多的時間去做的事,可能不會再顯得那麼重要。你可能會想多花些時間在心靈的東西上。我們太過重視物質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卻不能滿足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