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力發電占德國總發電量20%

台灣的再生能源目標,是在2025年,再生能源占總發電量20%,這比率乍看不高,但實際情況卻離目標很遠。2017年,再生能源僅占台電總發電量4.9%,其中風力發電僅占總發電量的0.7%。

反觀離岸風電機裝置量全球第二的德國,去年元旦創下瞬時全國用電100%使用再生能源的紀錄,其中風電占85%。去年全年,再生能源已占德國全年總發電量4成,風力發電占總發電量2成,為燃煤以外的第二大發電能源。

德國風電走了約30年,才有現階段成果。由於海上風力更強勁,2002年,德國政府才制定離岸風電發展策略,第一座海上風電場Alpha Ventus,到2010年才完工啟用。

「基本上,沒有人有經驗,所以這個專案的時程相對緩和,」德國第一個離岸風電場Alpha Ventus的幕後推手艾琳娜.露卡(Irina Lucke),現任德國EWE離岸風電服務暨解決方案公司總經理、德國風力能源協會WAB董事會主席的她,接受商周專訪時說。

離岸風電,之於台灣重要,是因為台灣9成以上能源皆來自進口,國際依存度高,但若要在陸上發展其他再生能源,又會遇到用地取得不易等問題。根據英國顧問公司4C Offshore調查,全世界風速最佳的海上風場前20名,逾八成位在台灣海峽,這也讓台灣政府想透過海上的離岸風電,推動能源轉型。

要從無到有,台灣會遇到的,德國人其實也面臨過:第一是基礎工程困境;第二是漁民反對;第三是初期成本挑戰。

求助歐盟,解決基建不足

露卡說,德國當年掌握的相關經驗,是在海事建設、海底採氣工程,但這些海事技術都不見得百分百適用於離岸風電,「我們沒有打造風電機基座的基礎建設,因此我們必須往歐洲其他國家去找。」

當時,EWE與共同負責的電力公司,透過歐盟的網路投標平台發布訊息,尋找適合的承包商。她表示,穩健的歐盟系統發揮作用,他們將德國經驗不足的海底基座,交由挪威與蘇格蘭廠商打造。

放養漁獲,解決漁民疑慮

許多風電場在風電場海域放養龍蝦、牡蠣等,豐富生態及漁獲資源,以爭取漁民認同。

以露卡負責營運的德國風電場Riffgat為例,因二戰衝擊,導致此海域原生龍蝦大減,EWE離岸風電公司投注70萬歐元的補助金,由當地科學機構執行,釋放3000隻龍蝦在當地海域,期待能繁衍更多小龍蝦。

「我相信,有很多問題是起因於在海上建造風機,」露卡坦言,「想要對環境好,相較於核能發電廠,離岸風電是更好的選擇。」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下,只能努力思考,怎樣讓漁民的損失降至最低。

保證購電是前期扶植之惡

真正讓離岸風電市場起飛的,其實在於政府扶植產業的躉購制度。2000年,德國推出再生能源法案,含「固定躉購費率制度」,政府提供優惠的保證購電價格,吸引廠商投資。

再生能源法案中,對離岸風電的躉購費率有兩種選擇,保證前12年或前8年有固定的收購費率,至20年期滿。

產業越臻成熟後,德國政府就減少躉購補助。2017年,新風場開始採用競標制,德國EnBW公司與丹麥沃旭集團,首度以零元收購價標下北海風場,這代表風電商不再需要靠政府收購保證,可以靠在市場的能源交易所售電獲利。

沃旭能源台灣區董事長柏森文(Matthias Bausenwein)在一次演講中說,德國躉購制度已超過10年,風場設置成本穩定下降後,才能走到競標這步。

「轉為競標是正確的,代表離岸風電是具競爭力的,比燃煤更有競爭力,」露卡說。

德國發電,再生能源已逾4成——2018年德國發電量分布

德國發電,再生能源已逾4成

[再生能源]
- 風電20.4
- 太陽能8.4
- 生物質8.2
- 水力3.1 

- 燃煤發電37.4
- 鈾/核電13.4
- 天然氣8.1
- 其他1 

資料來源:夫朗和斐協會
整理:李玟儀

能源附加費漲6倍後將降

但,由於再生能源基礎建設成本高,商業營運的德國電力公司得以對民眾用電收取「能源附加費」。德國聯邦能源及水資源公會(BDEW)統計,家庭電費支出中涵蓋的能源附加費,從2008年的每度一歐分,漲到去年每度近7歐分,占電費近1/4。

露卡強調,德國較少有民眾因此而對電價抱怨,她說,「在歐洲社會裡頭,人們能夠理解,如果不想受核能威脅、不想要有燃煤汙染,大概就剩下離岸風電,因為離岸風電可產出的電量很大。」2017年,德國再生能源局AEE調查,高達95%的民眾認為再生能源的擴展極度重要。

但,再生能源附加費會一直這樣貴下去嗎?柏林研調機構阿哥拉能源轉型(Agora Energiewende)預測,因為政府對早期再生能源建設的優惠費率逐漸到期,德國的能源附加費將在2020年代初達到高峰約7歐分後,會逐年下降,15年間降幅約6成。

從德國經驗回看台灣,要發展離岸風電,須國內外廠商的資源投注,及政府的長遠規畫。初期要做好風電的基礎建設,將付出一定成本,這也是台灣發展再生能源,須做好的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