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加盟主自封「現代奴隸」⋯⋯

「我們是名為超商加盟主的現代奴隸,」去年9月新書《超商加盟主千萬當不得》在日本出版,道盡加盟主的血汗與無奈。

超商總部之於個人加盟主,即使權力關係極度不平等,但彼此共存共榮之下,倒也形成一個微妙的平衡。但一旦賺錢越來越難,總部與加盟主分潤不均的老問題也跟著放大。即使2017年9月起,日本Seven破天荒減免權利金,每店每月平均減收新台幣1萬8000元上下,才導致總部獲利衰退,仍不足以彌補加盟主單方面增加的人力成本。

「我們想要的其實是一個彈性溝通的機制,不應該是哪一方去完全主導,」看到日本同業終於爭取到改革,台灣加盟主則希望能有選擇,不是總部單方面將深夜人力、保全的成本,轉嫁給他們吸收。只要過勞的爭議一天存在,超商擺脫不掉血汗的形象,後果也是須由總部與加盟主共同承擔。

(文●吳和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