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保佑身材不高且極瘦,剛坐下吸了口拉麵,眉頭一皺拉開嗓門:「怎麼搞的!湯不夠熱啊,瑪莉!」還沒發完脾氣,幾個國中男孩怯怯靠近,「劉董,我們是Lamigo球迷⋯⋯,可以合照嗎?」他瞬間笑得像個孩子,「好啊,來!」

要用一句話介紹劉保佑真的很難,他是電扇廠/鞋品牌/職棒球隊/旅行社/婚宴會館/家具廠老闆,最近還開了拉麵店Laman,今年68歲了,活生生的一個斜槓老年。

「老?我才不老,我一直在創業!」他抗議:「前兩年開大學同學會,同學大部分是公務員,退休後老得我都認不出來了,他們說『劉保佑,你跟從前差不多。』」

台灣的拉麵店幾乎3步一間,劉保佑硬要在捷運忠孝復興站旁也開一間,老友都擔心他會虧本。「我說免煩惱,好不好吃卡重要。」他像個數學老師,只差沒拿粉筆在黑板上算給我看:座位82個、一碗130元,一天賣370碗就過損益點,店從早上7點開15小時,一小時平均25碗就達標,這還沒算小菜跟飲料。

「我創業先看商機,然後好好算,但是我也會看錯,賠了就快收。」他倒很豁達,「成功無法複製,失敗很難避免。我開拉麵店是發現自己從前的錯誤:La new鞋子太勇,顧客5年都不來買;麵若便宜好吃,你4小時就回頭來找我。」

創業首勝靠精算
別人爭相西進,他獨闖墨國

如果說創業如戰局,劉保佑擅長的戰術便是逆襲。他的第一勝在1990年,當時他只是個小玩具商,台商一窩蜂西進中國,他卻跨過半個地球到墨西哥考察,當年墨西哥對台商不友善,拿台灣護照不發簽證,設廠成本又是中國的四倍。

劉保佑卻看出另一點:廠設在墨西哥、貨賣到南北美洲,省關稅又省運輸成本。「我出廠價高,但加上關稅跟運費,只比中國貴1元;從深圳運來要1個月,我出貨洛杉磯只要3小時,誰贏?」他夏天做電扇、冬天做玩具,早年也接電扇代工,但有次吃了墨西哥業者的虧,決定從此不做代工,連沃爾瑪(Walmart)也只能賣他的品牌Mytek。他成為墨西哥市占6成的電扇王,年產量數百萬台。

「當初他跑那麼遠設廠,我們還笑他,結果他才是對的。」30年老友、玩具製造廠詮豐董事長周金隆,曾在中國設廠,他感嘆中國業者太會仿冒,5年前也不得不關廠。「劉保佑懂得精算、很堅持,看得很遠。」他說。

跨足科技業慘賠出場
他自省跨業太大,欠缺專業

劉保佑本來沒打算做鞋,因為借了2000萬元給在越南開代工鞋廠的朋友,後來朋友做不下去、以廠抵債,他只好公親變事主,跑了越南13次。

過去經驗告訴他,代工沒競爭力,非得自己做品牌不可。1996年,劉保佑大張旗鼓成立La new,砸下兩億元行銷,每年營收卻不到1億元,2001年強打「足部研究所」,標榜量身訂做、耐穿保修,知名度才逐漸提高,2006年營收達34億元、全台300多家店。

好光景不過3年,店一直開,每家店營收卻直落。劉保佑發現店數飽和,兩年內緊急收掉100多家30坪小型店,轉開50坪以上的大型店,店裡還賣起電視,這下不止行業斜槓,連營業空間都斜槓了。

「La new回購率近8成,客人知道這是我做的電視,一定喜歡,這叫品牌紅利。」他說。但電扇王、鞋老闆為何改做電視?原來是日商三菱在墨西哥的電視廠被燒毀,問劉保佑是否接手,一年28萬台的基本量讓他接下背投影電視代工,打的算盤是同時發展自有品牌VEA,鎖定56吋以上的家庭劇院組。

但背投影電視開機慢、體積大、安裝需專業人士,逐漸退出主流市場,劉保佑壓錯了寶,「科技市場變化太快,賠了10億以上,就當是繳學費啦。」從傳產斜槓到科技業,很會精算成本的他,卻沒算到這次跨業太大、欠缺專業眼光的盲點。

2004年他跳出來接手職棒第一金剛隊,同場的中信鯨、統一獅,母集團營收都在數千億元之譜,規模不過數十億的La new一上場卻祭出最高規格,包括認養球場、培養二軍、提供隨隊廚師及宿舍,以千萬年薪簽下旅外球員陳金鋒等人後,球員總薪資躍升第一高。

「要從製程省0.5%很辛苦,從行銷賺20%卻很容易。」劉保佑曾這麼說。他看到職棒在媒體有版面,可行銷La new品牌,經營職棒15年虧了16億元,他當成行銷成本。2012年更讓兒子劉玠廷接下球隊,仿效美國大聯盟經營「全猿主場」,如今成了中華職棒票房最好的球隊。

「斜槓老年」劉保佑 8門生意年收52億!

 ■賣休閒鞋:
La new老牛皮:2018年營收16億元

■賣玩具、家具、電扇:
達達國際:2018年營收26億元

■經營職棒、旅行社、婚宴會館、拉麵店:
Lamigo:2018年營收10億元 

(2018年總營收52億元)

整理:鄭郁萌

同心圓式創新業有兩不
他堅持不拿掉Logo、不上市

劉保佑斜槓了半生,有成有敗,他懂得唯有在核心本業穩固時,善用原有基礎、像個同心圓向外延伸新業,才有成功可能。2014年他創Lagoon品牌做戶外家具,別人說他又轉行,他嗤笑:「塑膠射出是我的專長耶。」原來大型玩具、電扇全是塑膠射出成型品,同樣機器只要換個模具,就可做塑膠家具。

「玩具、電扇、戶外家具都很『蓬鬆』,一個貨櫃裝不了幾支,這是我的優勢。」他再次看準墨西哥與中國的運輸價差,尤其2018年以來的美中貿易戰下,劉保佑在墨西哥占地25公頃的10個廠、4個發貨倉庫,吸引了不少原本貨源在中國的美國進口商。

「有些可以談,有的沒得談啦。」劉保佑揮揮手,還是很硬。Ikea開出上百萬件的訂單,條件是要拿掉Logo,他當場拒絕;美國營收約40億美元的Texacraft找上門,讓他保留品牌,去年已經開始出貨。目前Lagoon年銷量約16萬組椅子,客戶包括日本阪急啤酒園,墨西哥的肯德基、星巴克等。

「不斜槓,萬一產業衰退就等死嗎?」電扇廠、鞋品牌獲利穩定,劉保佑卻彷彿擔心明春水暖的鴨子,趕著試水溫,創業一樁接一樁。外人看他總走險路,他也自知很難被了解,從來不想上市櫃:「公司賺賠是我的事,投資人買張股票就有權質問我,我才不甩他,他們又不一定內行。」

強悍的性格,是他從幼時困苦中養成。劉保佑出身高雄岡山,四歲喪父,有次他拉著母親衣角跟去菜市場,聞到陽春麵香不肯走,母親掏空口袋只夠買一碗麵。「那時不懂事,我連口湯都沒留給媽媽。」他從此愛吃麵,一直想開麵店,早在15年前就註冊品牌。

「建廠第5年,我在墨西哥接到妹妹電話說,媽媽中風快不行了。」劉保佑趕回台灣,在桃園機場打電話回家,才知母親在他飛越太平洋上空時已離開人世。「我在機場哇的大哭,這是我一生的遺憾。」

氤氳的台式拉麵香,對他來說是紀念媽媽的味道、更是求活路的味道。劉保佑一臉豪氣,揮舞著手說,「我要在台灣開一百家、還要開到美國去!你等著看⋯⋯。啊,這個不要寫啦,免得人家又說我吹牛。」

小檔案_劉保佑

出生:1951年
學歷:中興大學(現台北大學)公共行政系
經歷:貿易公司雜貨部經理
現職:達達集團、La new老牛皮、那米哥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