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瑞.柯恩(時任美國經濟委員會主席)和聯邦貿易代表羅伯.賴海哲忙了好幾個月,讓川普同意核准對中國祭出智慧財產權調查。

原本布局:
先301條款打中,不課鋼鋁稅

中國人違反各式各樣的規定。他們偷竊所有東西,從科技公司的專業機密、盜製軟體、電影和音樂,到仿冒名牌商品及藥品。政府估計中國已偷走價值6000億美元的智慧財產。

川普終於同意簽署備忘錄,並發表談話,宣布為期一年調查中國侵犯智慧財產問題。

柯恩和羅布.波特(時任幕僚秘書)希望簽署備忘錄、授權展開301條款調查,會使川普不立即課徵鋼鐵及鋁的關稅。

每次他們兩人之一若挑戰川普認為貿易赤字很重要、需要課徵關稅的信念時,川普毫不動搖。他說:「我知道我是對的。如果你們不同意我的意見,你們就錯了。」

川普堅持增關稅
不顧美國利益,就是要試試

柯恩曉得真正的戰場是關稅,川普在這方面有最僵硬的觀點,也可能對美國及世界經濟造成最大傷害。他把能蒐集的資料全交給總統,說明為何對進口鋼鐵課徵關稅會危害經濟。

柯恩提出的17頁報告中有一張表,顯示小布希總統基於相同的理由,在2002至03年課徵鋼鐵關稅,只收到為數有限的稅收。當時稅收只有6億5000萬美元,占全年度聯邦歲入1兆7800億美元的0.04%。

現在開徵25%的鋼鐵關稅,估計收入為34億美元,將占2018年3兆7000億美元歲入的0.09%。

柯恩說,使用鋼鐵的產業失去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他拿出一張表做為證明。

川普拿定主意要課徵鋼鐵關稅。他說:「我們試看看。如果不行,我們再取消。」

柯恩說:「總統先生,你對美國經濟可不能這麼做。」「當你有百分之百把握會成功時,你去做;然後祈禱你真的對了。你不能只有五五波機會就套用在美國經濟上。」

川普重述一遍:「如果不行,我們再退回來。」

柯恩另一次和總統討論時,拿出商務部的一份研究,這份研究說美國絕對需要和中國貿易往來。「如果你是中國人,你真的想要摧毀我們,只要不賣抗生素給我們就行了。你知道嗎?我們美國不生產抗生素的。」這份研究顯示,美國人使用的抗生素,有96.6%來自中國。

川普神情古怪的瞪著柯恩。柯恩問起川普,彷彿他會告訴他們似的:「閣下,當小嬰兒因為咽喉炎快死了,你怎麼去對媽媽說?你要說,貿易赤字很重要嗎?」

川普說:「我們可以向別的國家買。」

「那麼中國人就會把它(抗生素)賣給德國人,而德國人將會灌入利潤,調高價錢再賣給我們。這一來,我們和中國人的貿易赤字縮小、和德國人的貿易赤字就上升。」「這樣對我們的經濟有好處嗎?」


去年橢圓形辦公室會議
正反說辭,川普挑愛的聽

2018年1月某一天,納瓦羅(哈佛經濟學博士、貿易委員會主席)、羅斯(商務部長)、柯恩和波特聚集在橢圓形辦公室開會。

經過幾個月來各自堅持立場討論課徵關稅之後,現在辯論變得相當激烈與尖銳。

柯恩從經濟面和地緣政治、國家安全面重申立場。他談到課徵關稅將會如何擾亂市場,傷害股市漲幅。他說,課徵關稅實質上將等於是對美國消費者課稅。課徵關稅將取走川普透過減稅和法規改革帶給人民的許多好處。

川普把他罵走。柯恩退到沙發區。

接下來納瓦羅和波特兩人爭辯,羅斯不時插嘴替納瓦羅助陣。納瓦羅聲稱課徵關稅可以增加稅收,又會得到企業和工會喜愛。他說這是川普爭取工會支持、並提前鞏固2018年期中選舉政治基礎的好方法。

波特說,納瓦羅相信課徵關稅會普受稱讚是「錯得一塌胡塗」。許多企業會反對課徵關稅,因為他們是鋼鐵的買家和消費者。「汽車製造業一定痛恨它。他們的利潤空間不大,這一來勢必提升他們的成本。」油氣管線製造商也是,「我們現在正在開放所有的聯邦公有土地空間,以及外海鑽油,它需要有人興建管線。」

納瓦羅針對每一項論據,都予以強烈反駁,火力不下於波特。幕僚長凱利在會議進行到一半時走進來,總統則十分注意雙方攻防。

川普說:「我一直都知道葛瑞是個他X的全球主義者。我可不知道羅布你也是個他X的全球主義者。」

這場會議沒有得出真正決議就散會,不過它提醒川普,他已簽了決定備忘錄,要對中國啟動301條款調查,並對外宣布。這必須先於課徵關稅,這是原定的策略和協議。

2月28日晚間6點半後,羅斯和納瓦羅來到橢圓形辦公室,說服總統在完成301條款調查之前,就先啟動課徵關稅,毀棄整個貿易策略。

次日,十多位業界領袖來到白宮。川普在內閣廳和他們見面,宣布他已決定對外國製鋼鐵課徵25%關稅,對鋁課徵10%關稅。

川普告訴業者:「你們長久以來第一次受到保護,你們將會重振你們的產業。」即使柯恩所蒐集的所有數據都顯示它不實際、甚至不可能。

前幕僚認清總統:
沒長期策略的職業說謊者

柯恩認為如果他們完成對付中國的智慧財產權調查案,可以聯合盟友展開強大的貿易案件,這將會是大多數國家聯手對付中國,他們的經濟對手將遭到孤立。課徵鋼鐵關稅打翻了這一切。

柯恩下了結論,川普就是喜歡讓人互鬥。總統從來沒有從事必須有長期策略思考的生意。

他去找川普報告他要辭職了。

3月6日,他去找希克斯(時任白宮通訊室主任),他們擬了一份聲明稿讓總統用來宣布柯恩的辭職。

「葛瑞是我的首席經濟顧問,表現卓越,推動我們的議程,協助達成歷史性的減稅和改革,使美國經濟再度恢復活力。他是罕見的才子,我感謝他對美國人民的專注服務。」

他們潤飾稿子之後,拿著打印版進入橢圓形辦公室,在總統辦公桌前坐下來。

柯恩說:「總統先生,今天可能是我提出辭呈的日子了。」

希克斯說:「葛瑞貢獻極大,」試圖緩和氣氛,「我們一定會很懷念他。太可惜了,我們必須找個方法另行重用他。」

總統說:「當然啦,我們將另行重用他。」

這是最後一刻的假惺惺。柯恩想到自己曾經對別人評價過川普的話:「他是個職業的說謊者。」

小檔案_書名:恐懼

作者:鮑布.伍華德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9年2月1日


鮑布.伍華德 簡介

現任《華盛頓郵報》副總編輯,任職長達47年。曾兩度獲普立茲新聞獎,第1次是揭發水門案,第2次是2003年報導911事件前因後果。他寫過8位美國總統的書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主播席弗推崇:「伍華德已證明自己是這個時代最好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