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柬埔寨東方,緊鄰越南的邊境,這條名為「亞洲公路一號」的兩線道,是串聯兩國的貿易大道,卡車、機車、嘟嘟車,絡繹不絕,30多度氣溫中,黃沙飛揚。

對台商來說,它是一條潛力無窮的黃金公路。

14年前,這裡只是七百名窮農居住的沼澤地,誰能想到,如今不僅成為柬埔寨外銷產值第一名的經濟特區,從這裡出口占全國外銷7%;近期,它更成為中美貿易戰火下的受惠者,吸引台廠與陸廠,都到當地獵地、設廠;需求遠大於供給,讓當地土地市值,一年內硬生生飆漲3成。

其實,兩岸商人到該國設廠,並非突然間從無到有,而是被中美緊張關係逼得速度加快。

自2011年以來,該國每年經濟成長率都超過7%,是整個東南亞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也因此被亞洲開發銀行封為「亞洲經濟新虎」;投資該國的各路人馬中,中國是第一大,占比36%,台灣僅約3%,雖是第十大國,但近7年的累計投資金額,成長超過5成。

享低開發國免稅保護,全球龍頭進駐

然而柬埔寨2017年人均收入僅1230美元,約只有中國的1/7、越南的6成不到,全球排名第152名,在東南亞只贏過緬甸,仍屬於聯合國定義的低度開發國家(LDC)。

這種既有高經濟成長率、又相對落後貧窮的特殊條件,讓它在中美貿易戰激化全球保護主義風潮中,成為坐擁歐盟除武器外全部免稅(EBA)、美國普惠制(GSP)等兩大出口免稅優惠保護傘的特殊避難區,吸引一批逐關稅優惠而居的外資企業搶進。

這股投資熱潮,從台商美德醫集團董事長楊克誠,在越柬邊境一手打造的曼哈頓經濟特區就能清楚看到。

12月5日,我們從越南胡志明市新山機場驅車前往,約一個半小時後,就在邊境機構前,陷入綿延超過兩公里、等待通過邊境審查的貨櫃車陣中,之後在著軍裝的經濟特區保全帶領下,快速通過邊境審查;一踏進柬埔寨,處處都在動工,人車擁擠,經過兩旁十多家賭場聚落,才抵達這座柬埔寨邊境經濟特區。

走進一探,包括市值新台幣千億元的全球最大窗簾王億豐、全球市占率達65%的潛水衣王薛長興、中國最大包芯棉紡織品王天虹紡織等國際大廠,全都在此設廠,甚至過去幾乎不曾從中國出走、主攻歐美市場的耶誕燈廠,陸資的晟耀與台資的國威兩家廠商也落腳在此。

該經濟特區管理處幹部透露,去年剛整合好、新釋出的第三期約20多公頃土地,在中國環保的藍天追殺令與中美貿易戰等因素下,吸引中國杭州電子廠與衢州皮革廠等大型陸企前來獵地,已被搶購一空。

到了今年初,連營收數億元的台灣與中國中小型廠也爭相買地,8月中美貿易戰確定開打後,搶地氣氛更濃烈,明明已無大塊土地,每月仍有超過8組以上的廠商前來拜訪,廠商的想法是,就算買不到,先用租的也行。

不只台商、陸商,甚至有受中國對美國關稅制裁衝擊的美國商人,也到此獵地設廠,想繞境柬埔寨避過關稅,把產品賣進中國。


享越南外溢商機,一條路兩小時內到港

究竟為何中美貿易大戰會讓這個邊境經濟特區一夕暴紅?楊克誠分析指出,窮國保護傘優勢與越南商機外溢效應是兩大關鍵原因。

根據歐盟駐柬大使埃德加(George Edgar)日前發言,只要柬埔寨仍屬於聯合國定義的低度開發國家,就將繼續享有EBA優惠,推估柬埔寨有可能享有該關稅待遇至2027年,再加上美國普惠制的免稅優惠,並且早從2010年起,中國與東協自由貿易區就已全面啟動,中國對東協的平均關稅從9.8%降到0.1%,幾乎零關稅。對歐、對美、對中,柬埔寨等於有三重關稅優勢,因此外資企業搶進設廠熱度還在升高。

再看越南商機外溢效應,目前胡志明市的越南兩大工業熱區已經全部爆滿,最快要到明年上半年才會有新供給釋出,在遠水救不了近火下,邊境經濟特區卻能靠著亞洲公路一號線,往東穿越國境,串聯胡志明市的海空港,創造80公里、車程時間100分鐘內就能讓貨物出海外銷的黃金走道。

劣勢:勞工只會做單純量產、假日多

不過當地台商也指出,柬國勞工礙於教育水準與對製造環境陌生,現階段並不適合少量多樣化的生產模式,比較適合產品單純的量產型企業。此外,雖然柬國勞工薪資和越南相當,但柬埔寨除固定週休之外,一年約27天的國定假日,幾乎是越南的3倍,且周邊配套仍相對落後,因此想要投資設廠仍應謹慎評估為妙。

長期來看,如果只是單純因窮國低關稅優惠而遷徙,隨著柬埔寨的經濟持續發展,這項優勢遲早會消失,而且土地、勞工等成本也會持續上漲,因此台商不能只是遷移,還要升級。

例如正在該經濟特區內興建第三代廠的億豐,雖然工資便宜,但它並未停下智慧化自動生產的腳步,唯有持續進化才能確保企業競爭力,這不管遷徙到哪裡,都是不變的生存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