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漢尼斯(John Hennessy),他是Google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長,曾任史丹佛大學校長16年,甚至有「矽谷教父」這樣的傳奇封號。但坦白說,乍看他的背景資料,彷彿有些「不合時宜」。

例如年紀。在有年齡歧視的矽谷,他以66歲「高齡」成為網路業四大天王FANG(臉書、亞馬遜、網飛與Google)中年紀最大的董事長。

主張領導者是僕人
不夠謙卑,經營難長久

比如他總談長線思考。當科技業風靡敏捷開發,談論如何打破規則時,他的新書《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卻不談創新的管理術,只講謙虛、勇氣、同理心等有點「老掉牙」的基本心法。

本刊越洋專訪漢尼斯時,這個公司市值超過新台幣23兆5000億元、是台積電近4倍的企業領袖,總親切大笑,客氣的以「這是個好問題」做為回答的起始句。

他為何會被曾任《時代》總編輯的作家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形容是「這個時代最有創造力的領導人」,甚至是FANG中唯一一位非創辦人,卻能成為董事長的領袖?

漢尼斯早期在史丹佛大學之外最為人知的身分,是位創業家。他兩次創業,四十歲時,公司以近新台幣百億賣出,他回顧那段過程:「你學會在不確定下做決定,事情不是只有黑與白,有時還有灰色地帶。」

創業的經歷,讓他很早理解經營的現實,並清楚一個領導人如果不明白自己要「服務」的對象到底是股東、消費者還是員工,最後可能全盤皆輸。而在周旋過程中,領導人如果不夠謙卑(Humility),也難以成事。

漢尼斯說:「大多數人從外表看,認為自信就是領導力的核心,我認為,真正的自信來自於了解自己的技能和個性,也就是源於謙卑。」

25歲就當教授,雅虎、Google創辦人都是他學生——漢尼斯大事紀

漢尼斯大事紀

■1952 年:出生

■25歲:
.取得紐約石溪大學電腦科學博士
.成為史丹佛大學助理教授

■32歲:第1次創業:[為全球主流處理器架構之一]
將他發明的RISC處理器技術商業化,創立MIPS公司

■40歲:將MIPS以3.3億美元賣給矽谷圖形公司

■46歲:第2次創業:
跟台裔女教授孟懷縈一起創立Atheros公司

■48歲:擔任史丹佛校長[任內該校兩度獲選全美頂尖大學第1名]

■52歲:成為Google董事會成員

■59歲:高通用31億美元收購Atheros

■64歲:卸下史丹佛校長職務,共做了16年[任期是美國校長平均的2倍]

■66歲:
.當上Alphabet董事長
.獲電腦領域的諾貝爾獎「圖靈獎」 

整理:吳中傑

當校長,把史丹佛推上第一
卻稱自己只是「募款工具」

48歲那年,漢尼斯獲邀擔任史丹佛校長,任內曾一年內為該校募款超過十億美元,創美國高等教育歷史紀錄,該校並曾兩度獲《富比世》評選為全美頂尖大學第一名。

他提倡跨領域的教學與研究,上任之初便打造一棟跨學系的大樓,打破工學院、醫學院等系所藩籬,讓不同領域的人才在同一個空間對話。他積極招收清寒學生,號稱「零元也能念史丹佛」。美國前國務卿萊斯稱,漢尼斯是讓史丹佛成為卓越大學的關鍵人物。

做出這麼大的變革,勢必會阻擋部分人的利益,他怎樣讓各方埋單?

漢尼斯以謙卑一以貫之。一直以來他稱自己只是「募款工具」,平時在校內,他要學生直呼他的名字約翰。他說,領導人應該把組織圖倒過來,讓自己不是居於金字塔頂端,而是當金字塔的支撐點。

「領導者就是僕人。如果你無法接受這樣的角色,你就不能好好領導一個機構。長遠來看,必敗無疑。」

曾與他一起創業的中研院院士孟懷縈在一次演講中形容漢尼斯「沒有什麼領袖氣質」,卻總能排解校內教授的紛爭,她記得每次校內教授吵成一團時,漢尼斯便會出來說幾句看似沒什麼的話,但有趣的是,爭吵就結束了,而且還讓教授們覺得是他們自己解決了問題。

然而,一個會服務的領袖,還不足以獲得矽谷敬重。

漢尼斯的謙卑,是為了為所當為。他說,領導者要有做對的事情的勇氣(Courage)。

當董事長,不追矽谷快文化
「偉大公司不只看未來一季」

採訪時,我們問到Google要成為一家「人工智慧至上」(AI first)的公司需要什麼文化?他直言:保持謙卑與敬畏。

「(一間AI至上的公司)必須承認科技可能帶來的風險與短處,否則你怎麼處理系統上的偏誤呢? 當你認為科技只有正向的一面、永遠帶來好處,那你將無法解決問題。」

當大家興匆匆討論Google重返中國的計畫時,他則坦言:「我所掙扎的是,每家公司要在中國做生意,都得在自己的核心價值上妥協……。」

他一直談長期、價值與文化,因為,一間失去核心價值的企業對社會所造成的危害,不亞於極權政治的威脅。

臉書的初衷是為人們建立更緊密聯繫的平台,先前卻傳出高層曾以用戶個資為籌碼,向企業招攬廣告,罔顧二十億用戶的隱私;Google的信仰是「不為惡」(don't be evil),卻被爆出袒護高層性騷擾,讓全球超過47個辦公室、逾千名員工上街抗議。

當矽谷處處皆是成名趁早、活在當下、想快速改變世界的氛圍時,漢尼斯就像一條負責平衡的繩索,將眾人適時拉回鐘擺的另一端。

對於性騷擾事件,他也毫不迴避回應我們:「我認為這(矽谷的性別意識)正持續演進,但我想,我們需要的男性管理者,是願意主動尋求女性進入領導階層,且絕不容忍各種形式性騷擾,並做出明確回應,讓眾人知道這(性騷擾)是不可接受的行為。」

漢尼斯並非比他人更理想化,而是他深知唯有長線思考,才是生存之道。「我都在想,從現在開始,未來5年,怎樣讓Alphabet成為一個偉大的公司,而不只是未來一季。某個程度而言,這跟經營大學很相近。」

給台企轉型建議:
向股東坦白,短期沒賺頭

這道理也合適台灣。漢尼斯說,台灣科技業想轉型,就要有面對短期失敗、對股東誠實的勇氣。

比如,現在科技業的轉型重點,是要投資時間打造生態系,跟大量夥伴合作。他疾呼:「你得從現在就開始著手,及早去做(指打造生態系),而不是等到需要時才做,才能滾動出更多的新生意。」

這對許多上市公司而言是兩難,企業花資源打造生態系,無疑與講求短期財務表現、股東權益相衝突,但漢尼斯認為,向股東勇敢坦誠,是唯一解方。

「你得對股東完全坦白,讓股東知道,他們很可能無法在五年內回收報酬,他們可能會被嚇跑,但反過來說,如果你在3、5年內沒辦法有新技術,你的所有產品都變成了標準品,這些投資人終究也還是會跑。」

他說,領導者得勇於看著鏡中的自己,去對話、甚至「割捨自己」。

「你得自問,如果我想看到公司長得更大,得做出哪些事?你得看著鏡子自問,我是否願意犧牲?那甚至意味著,你不再是經營這家企業的最佳人選。這會是一段很困難的自我對話,但這是必經過程。」漢尼斯一生中,便曾兩度將自己創業的公司出售,只為讓企業換得更好發展。

在這個AI、自駕車、物聯網等新科技百花齊放的年代,全球正因新科技而瘋狂,因展開轉型而焦慮。這位領導人卻不斷提醒我們:最好的變革領導不須外求,你對自我越謙卑,你就會越有勇氣,面對未知。

書名: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

作者:約翰.漢尼斯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1月30日

他的領導力推薦書單:讀南極求生、達文西

常保好奇心,是漢尼斯想告訴眾人的領導力之一,即使他身兼Alphabet董事長與史丹佛教授等職務,仍保持手頭上隨時閱讀3本書的習慣,「你有時讀膩了其中一本,何不轉換注意力到其他兩本?」他笑著分享自己維持終身閱讀的秘訣。

漢尼斯在自己的新書中列出一份超過170本書與作家的重量級書單,《商業周刊》請他從中精選出3本推薦給台灣讀者,以下是他選出的書目及推薦理由。

一、《冰海歷劫700天—「堅忍號」南極求生紀實》(歐弗雷德.藍星著/天下文化出版):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冒險領導故事,這本書談論的是地理學家薛克頓如何在極端環境下做出卓越的領導,不只領導力,故事本身也非常吸引人。

極地航行中,他們乘坐的堅忍號被浮冰圍住,不得不棄船跳到浮冰上。他們後來乘坐救生艇橫渡大海,到一千多英里外的南喬治亞島尋求救援。由於薛克頓卓越的領導力和帶領團隊的技巧,才能完成這趟旅程,使所有同伴獲救。

二、《Peter the Great: His Life and World》(彼得大帝的生活與世界):這本書講述彼得大帝如何將俄羅斯從一個中世紀的社會,轉變成更現代化、歐洲化的社會。而且為了使這樣的轉變成功,他必須從教育以及改變他自己開始。

他周遊列國學習,甚至喬裝成普通人到荷蘭學習造船技術,並力排眾議,決定帶領俄羅斯走入現代。儘管彼得大帝貴為沙皇卻謙卑,願意尋求他人的幫助。

三、《Leonardo da Vinci》(達文西傳):這本書描述「文藝復興人」達文西的一生,達文西是發明家、藝術家和科學家,他的成就主要源於他強烈的好奇心。但達文西這個人也有非常多缺點,他有許多計畫是一生中從未完成的,不過在這之中,他完成了一些非凡的事,在這世界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我認為這本書適合創新者,以及享受知識所帶來的喜悅的人閱讀。本書作者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對於達文西如何達到這些成就,有非常棒的描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