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與經濟,是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再努力轉型布局,也難以防範的風險因素。台灣半導體業已率先領教,甚至有更強的後坐力。

今年十二月,晶圓代工廠聯電與其先前協助營運、技術授權的中國記憶體廠晉華預計在美國加州的法院出庭。這兩間公司與聯電三名台籍主管被美國指控,涉嫌共謀竊取美國美光半導體公司的營業秘密,以經濟間諜等三罪起訴,並遭求償兩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千二百億元),相當於它去年稅前淨利的七十九倍。

原先,聯電想攀著中國近年發展半導體的主旋律,槓桿商業利益,不料,當美國與中國角力,它卻成了美國重炮轟炸的對象。

聯電是否真侵害美光的營業秘密,有待調查,但銘傳大學財金法律系系主任王偉霖認為,聯電代表了中美激烈角力中,台灣廠商遭受池魚之殃的尷尬角色。

現在的竹科就如驚弓之鳥。雖然里昂證券半導體產業分析師侯明孝推估,聯電案後,中國得不到美國技術奧援,必須加強與台灣或美國以外國家的半導體業合作,但目前業界卻寧可先行緩兵之計,日月光投控旗下福建矽品電子與晉華的合作將暫緩,另一位半導體業高階主管也直言「(未來跟中國合作)大家會更保守。」

竹科人的恐懼,在於聯電不會是單一特例。長期關注企業法律議題的交通大學科技法律所特聘教授林志潔提醒,只要你的員工是美國公民或有綠卡,或你在美國有設廠或子公司,甚至只要在美國公開發行股票或募資,都可能成為美國聯邦政府經濟間諜法的管轄對象。

也就是,包括在美國設廠的台積電、日月光、環球晶圓,在美國設有子公司的聯發科等企業,甚至只要你的員工有美國人,風險便不是零。更不用說,已經跟中國深度合作的力晶、南茂等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