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第一次碰面,歐巴馬就遲到。

那天,歐巴馬以實習生身分,向他在芝加哥盛德律師事務所的「上級」、已成為初級律師的蜜雪兒報到(編按:為便於分辨,歐巴馬夫妻在此分別稱為歐巴馬、蜜雪兒)。

當時,蜜雪兒還在辦公室裡抱怨,這個破格在大一就通過面試成為實習生、被同事們視為「神童」的歐巴馬,到底何方神聖?她沒想到的是,這個遲到大王,將在一個月的朝夕相處後,與她相戀,成為一生伴侶。

他們在一九九二年結婚,迄今二十六年,兩人從不吝於對外展現恩愛。今年結婚紀念日,歐巴馬更公開告白:「妳一直是個非凡的伴侶,一個永遠能讓我開懷大笑的人,也是我最喜歡一起遊歷世界的人。」

曾為蜜雪兒作傳的美國西北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斯萊文(Peter Slevin),在與歐巴馬夫妻的友人訪談時,這麼形容:「蜜雪兒是歐巴馬的『真北』(編按:true north,意指人生方向)。」

但外人不知道的是,蜜雪兒與歐巴馬這段婚姻長跑,也經歷過所有夫妻都會遇上的難題:曾因丈夫從政參選而激烈爭吵;曾因流產並辛苦接受人工受孕療程而埋怨丈夫;她為了兼顧家庭,一度把全職工作改為兼職;兩人還曾為歐巴馬忙於工作、關係失衡,而進行婚姻諮商。

「遮掉蜜雪兒的頭銜,你會發現,她所經歷的婚姻過程,跟所有職業婦女都一樣,」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說,「她蠟燭兩頭燒,要照顧孩子,還要維繫親密關係⋯⋯。」

蜜雪兒在事業上,無疑是個成功女性。早在歐巴馬還在念法學院一年級時,她就成為律所唯一黑人律師。婚後十餘年,她出任芝加哥大學醫療中心執行董事、副總裁,年薪比時任聯邦參議員的歐巴馬高近一倍。她一直表現出色,且位居要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