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麗寶當時雖已從營建跨入飯店經營,布局福容連鎖飯店,但充其量只是觀光業的初學者,憑什麼扭轉這塊賠錢爛地的命運?

這是一場法稅財的精密工程
「缺一,就是全賠」

「這是一場法律、稅務、財務的精密工程,」「堅實的財力與一路走到底的勇氣,缺一不可,否則就是全賠。」替吳寶田在第一線運籌帷幄的月眉國際開發副董事長陳志鴻說。

如同賽道上的致勝策略,想拿好成績,得在正式賽前的排位賽就先勝出,搶下在最前面出發的桿位。

面對龐大的潛在財務風險,麗寶祭出的第一道策略,就是卡位最大債權的重整主導地位,學法律出身的陳志鴻更為吳寶田劃下一道底線:「如果法院沒有同意重整,這個案子就不能拿。」

因此,麗寶一開始放棄多數重整案,償債計畫採取分期付款的方式,端出一個兩年償清負債的重整計畫。鎖定月眉最大債權人的銀行團債權法拍,耐心等到第三拍才出手,投入約21億元資金,拿下相當總債權占比過半的76億元債權。以最大債權人的實力,確保提出的重整計畫,在「債權越大、說話越大聲」的關係人會議中,不會被股東或其他債權人否決。因此,當償債計畫送達法院後,即贏得法院指派陳志鴻為重整人,為麗寶取得重啟樂園開發的最佳桿位。

但贏在起跑點,不保證就能一路領先,要贏得比賽,得靠一路上不斷加速衝刺。

「國內外發展好的遊樂園都一樣,都是配套越齊全才有可能發展越好。」商仲業者高力國際董事李日寶說。

當年長億集團設定的月眉開發案分為三期,第一期是樂園;第二期是飯店;第三期是賽馬場。但在第一期樂園開發完成後不久,就不敵財務壓力而敗下陣來,麗寶雖僅以約21億元,就買到上百億元打下的基礎。表面上看來是逢低買進,大幅降低風險。然而,以當時一年入園人數不到80萬人,如果只靠門票與園區內有限消費,根本撐不起營運,對接手的經營團隊而言,必須完成整體開發才可能翻轉爛地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