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一四年荷裔英國醫生曼德維所寫的《蜜蜂的寓言》一書中指出,人性本是自私自利,追求自己慾望的滿足,否認人類自私自利的性格根本是偽善的說法。然而弔詭的是,從個人的自私自利行為出發,卻反而能真正成就公共的繁榮與福祉。公共的福祉並非建立在個人的德性之上,相反的,卻正是以個人的惡德為基礎。

這段話最近出現在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所著的《誠信》(TRUST)一書〈立緒出版〉中的一篇由蘇峰山教授執筆的導讀中。

最近台灣一些上市企業一連串的跳票事件,就有如曼德維所說的,就是建立在個人的追求私利與外在的成就感上。

諷刺的是最近一期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特別做了長達十四頁的台灣專集,專集中有一篇文章指出,台灣是此次金融風暴的倖存者。(見一二七頁)

台灣是不是倖存者,還有待觀察。福山這本新書的論點,倒有些值得台灣企業參考。

福山認為,曼德維這套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的立論,有八○%是正確的。他八○%贊同個人追求私利的行為乃是創造社會財富的重要源頭。但他相信成功的經濟體如美、日、德,為何那麼成功?而晚近看似較成功發展的經濟體,如義大利、南韓、台灣、香港是否真正成功?

福山認為,一個社會要能形塑有效合理的企業組織更是成就資本主義經濟的要素。相對而言,美國、日本、德國比較能自發地促成這樣的企業組織,而法國、義大利、台灣和香港等則較無法組成這樣的企業組織。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差距,關鍵在於這些國家在經濟發展之初,都能以家族為基礎,凝聚出有效的企業經營組織。美、日、德等社會隨後能自發地發展出超乎家族團體的大型企業組織,而法、義、台等地則無法如此。就算有大型企業組織也常是憑藉國家干預而成,並非由社會內部自發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