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腦很棒、工作能力不差、生活習慣也不錯,卻沒有辦法成為一個成功的商業人士,這些人最大的特徵就是「心理素質」太弱。

各行各業都會因有沒有自主性而區分為一流和二流。搭乘到機場之類長距離計程車的時候,跟司機聊景氣和客人人數的變化、如何提高營業額等,可以學到很多。

某一次,我遇到一位營業額居業界之冠的司機,他表示:「業績好的司機,絕對不會跟大家待在候車處等客人,而是自己思考、自己跑車去找客人。」會自主思考的司機,不論在待客禮儀、速度、安全性上,各個層面的顧客滿意度都很高。

一流和二流的心態差異,一言以蔽之就是:「有沒有主動以最高水準的工作為目標。」我們經常會感受到,在工作開始前,目標設定的大小、眼界的高低已經決定了勝負。功成名就的人或公司,一開始就以第一為目標,因為目標很高,自己會為了改善而想出很多點子,成長也很快。

一流的人該做的事情會自己決定,並且會積極的向主管提案:「這也一併做起來比較好。」

Uber暴紅前,他就跳槽過去

「艾哈邁德,為什麼你這麼早就決定進入Uber?」這是我和非洲某國的朋友,一位原本是投資銀行家的超級帥哥,最近所聊的話題。

他放棄在投資銀行的高薪,進入當時知名度尚低的Uber,之後被拔擢為負責好幾個國家的重要主管,20多歲已經藉由股票選擇權躋身富豪之列。

目前被評價有數兆日圓市值的Uber,在他進入之初只有3000億日圓。數年後,市值已經成長了20倍。

以剛進公司時股票選擇權的價值來計算,人生何止翻了一倍。但是金錢之外,以二十八歲之姿被賦予重責大任,以及對世界各地古老且巨大的計程車產業造成創造性破壞的莫大成就感,讓他非常滿足。

艾哈邁德能夠下定決心離職的理由,第一是因為在職場以優異的評價建立了良好關係,任何時候都可以回到原公司,所以覺得風險很低。在任何國家都一樣,「現職關係良好」是轉職時最大的避險方式。

另一個契機是對方熱情的邀約。那時候,周圍的朋友,連我都不知道Uber是什麼,但是他聽了一位在Uber工作的MBA學長的工作情形,覺得很有趣,就身先士卒挑戰新的商業模式。

看看我周遭的人,不論收入或工作價值,年紀輕輕就累積到可稱為極度成功的財富,都是在其他人尚未行動之前,就以「先驅者」之姿甘冒風險投身其中。

我身邊身價高達數十億、數百億日圓龐大資產的人、能創造驚人財富的人,都有著共通點,那就是在巨大浪潮來臨之前成為先驅者,迅速的投入,搶在競爭對手前成為第一人。

在市場坐大之際、競爭對手開始動作之前,就已經把客戶集中到自己公司,因此與競爭對手拉開距離。

相對的,只想不花力氣,當個員工就好,那就是「跟隨者」,認真有餘,但冒險不足的性格,過分慎重思考,「只敲石橋不過橋」,甚至把石橋敲過頭都敲壞了。

在考試中脫穎而出的菁英們,似乎非常喜歡紅海(競爭激烈的市場),要是競爭對手不夠多,反而會感到不安。

但是,如果競爭者已經太多,就輪到雇主從眾多優秀面試者中挑選部屬。結果被雇用的跟隨者們,做得辛苦,收入又低。

如果你想要賺大錢、做一番事業,請先摸著自己的胸口想一想:自己懷疑的常識是什麼?想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在這個領域能成為競爭對手的先驅者嗎?自己能比競爭對手先行動嗎?

在未來想要奮戰的領域,如果不是成為先驅者,將很難在業界享受到好評與信賴。

行動太遲的跟隨者們被捲入激烈的競爭中,人生就在為了成就上司而工作中消磨。

這裡給我們的啟示是,相較於才智過人卻過度慎重的人,讀書能力平平,但是具有先驅者行動力的人,成功的比例更高。

研究新市場,他從大嬸問起

「你自己的工作有『多走一哩路』嗎?」這是我在多家專業集團(顧問業、金融機構)考核的時候,一定會問的一句話。

所謂的「多一哩路」(extra mile),是許多家跨國專業集團評定考績時,經常會使用的用語。

也就是要評定「有沒有比一般人多一點努力」、「是不是非常努力想要超越自己的極限」的心態。

不管頭腦再怎麼好,只做自己職責範圍內的事情,永遠都翻不了身。

投資業界的前輩磯野先生(化名,40歲),不論是前職或現職,都以頂尖分析師之姿活躍於職場。

磯野先生要離開上一家公司的時候,當時的財務長奉上雙倍薪資,拚命的想把他留下來。

被競爭對手進行挖角面試時,現在公司的執行長甚至還特地從紐約總公司打電話來慰留,是公司非常重視的人才。

私底下最愛流連於香港、新加坡、赤坂夜店的磯野先生,為什麼總是能坐穩分析師的第一把交椅?

我詢問磯野先生有什麼秘訣,他說:「我是on和off完全切換,工作上絲毫不妥協。」他還說:「因為我比其他人『多走一哩路』。」

不只是磯野先生「多走一哩路」,如文章開頭所述,這是很多跨國專業集團的價值觀。我前一家公司的考核中有一項是:「你有為『多走一哩路』付出努力嗎?」其他的公司也都有「是否有超越臨界點」、「超越自我極限」的項目。

在每天的工作中,有沒有「多走一哩路」,是日進斗金、到處都很搶手的超級分析師,與薪資微薄、人手不足的時候雇用,景氣不好就被裁員的普通分析師的分界線。

就像100公尺短跑成績9.5秒和10秒的人,年收入差距高達三位數以上。當大家勢均力敵的時候,只要比競爭對手多努力一點點,就會出現天壤之別的成果。

以磯野先生的狀況來說,如果有印尼銀行的投資案,不只是雅加達等大都市,連鄉下地方分行他都去探訪。他會跟在櫃台排隊的大嬸們聊天:「為什麼把錢存在這家銀行,而不是其他銀行呢?」他所做的調查,是其他人不會做的程度。

那些窩在有冷氣的會議室裡,呆呆看著簡報投影片的競爭對手分析師,當然完全沒有勝算。

回想一下自己平常的工作情形,你是不是有「多走一哩路」到別人無法到達的地方?

即使無法多走一哩路,那多走「一微米」也好,一定要隨時捫心自問,是否有做出超乎期待的成果。

平常的工作做超乎期待,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這才是嚴酷競爭下勝負的關鍵。

小檔案_書名:世界一流菁英的77個最強工作法

作者:金武貴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26日

金武貴簡介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企管碩士。曾任職瑞銀集團投資銀行部門,之後在理特諮詢公司(Arthur D. Little)參與歐、美、亞洲企業國際諮詢專案。因多年與世界頂尖菁英共事,受邀為東洋經濟ON LINE主持「世界菁英直擊!」專欄,成為日本人氣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