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念EMBA時,哈佛個案總把我搞得焦躁異常。我本沒耐性,又長期處在求快的新聞節奏裡,三句話就得講到重點,偏偏,那些又臭又長的個案,字句如白開水般無味,常讓人如墜五里雲霧。

當時我視讀個案為畏途,當同學們循序漸進的蹲馬步,學習從字海中挑出關鍵資訊時,我沒跟上,久了,就脫隊了。

直到有一天,「真實的狀況不都如此嗎?資料、數據,俯拾皆是,但做決策時,你知道要無視哪些數字,又該重視哪些數字?」駑鈍的我,被教授當頭棒喝。原來,個案如此鋪排,竟是為了還原真實。

如今回想,當時的我是處於「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階段,那種「自以為是」的記者慣性,竟成了我的知識障,阻礙了我攝取養分的動能。

也是年輕時,採訪企業家,總愛聽他們描述自己如何有遠見而成功,但年歲漸長,才意識到當時的膚淺,現在的我,更愛聽受訪者談論他們如何「知道自己不知道的」。

從「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到「知道自己不知道」,是兩種認知的境界;前者自滿,後者謙卑。根據觀察,多數人屬於前者,不到五%的人為後者,要能往更高的格局成長,必得進階到後者,懂得空杯歸零。

正如梭羅所說:「知道自己知道什麼,也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這才是真正的知識。」

本期我們的封面故事,以一群懂得自我覺察的人們為畫像進行素描。他們一出生,就是金融業的小老弟,論本錢、論地位,都遠不如大哥、二哥,但他們知所局限,因而謙卑認分,別人不願意做的、看不上眼的,他們通通願意去做;當大哥們大口吃肉,他們便挑魚刺邊的肉,細嚼慢嚥。

四千位螞蟻雄兵,經過一口口的咀嚼,竟在縫隙孔洞間,鑿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築起了扎實的護城河,以台灣為基地,西取中國,南下東協,這樣的舞台,正是認知到自己的有限而成就的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