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沒有幾條野外步道,可以讓你徒步走個30天又不必露營。在這份清單上始終高居榜首的,就是橫貫西班牙的朝聖路線:聖雅各之路(Camino deSantiago)。一千多年以來,朝聖者踏上這條古道,徒步數百英里到西班牙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主教座堂,只為了一睹替聖雅各(St. James)遺骨建造的聖殿。

我略做研究之後發現,聖雅各之路具不具有宗教意義,完全取決於徒步旅行者自己。於是我大致拼湊出一套預定行程後,就把接下來一個月的必需品通通收進背包,接著就搭機飛往西班牙。

踏上聖雅各古道徒步的這30天,成為我這輩子最精彩的探險旅程。我不僅看見了期待中的優美景色、歷史人文和一流公司,更重要的,這趟旅行如何讓我大開眼界。

我的確得到一些領悟與啟發,不過和許多朝聖者不一樣,這些啟發不只與「尋找自我」有關,而是和我在非假日做的事有關——在工作上領導他人。

朝聖護照背面的字帶來啟發

聖雅各之路以一張紙開始,以另一張紙結束。朝聖者展開旅程前,都會得到一張朝聖護照,可以在這張護照上,蒐集途中各站的印章戳記,證明自己真的走過這趟旅程。一抵達位於聖地牙哥的古道終點,就可以拿著蓋滿印章的憑證,去申請另外一張關於聖雅各之路的康波斯特拉證書(Compostela certificate)。

每天晚上在入住旅館時往護照上蓋章,可以說是每一個朝聖者經歷的核心儀式。在聖雅各之路上,印章砰一聲蓋在護照上也標誌著每一天的結束。對於像我這樣成果導向的高階主管,這個聲音在這趟冒險旅程上是一種立即滿足。

過了幾天我才明白,那張護照帶給我的真正禮物,並不是隨著旅途漸漸集滿的一個個戳記,而是印在護照背面的字樣:一、欣然迎接每天;二、待人賓至如歸;三、樂於與人分享;四、時時活在當下;五、感受前人精神;六、欣賞同行夥伴;七、顧慮未來的人。

直到讀過這幾條守則後,我才明白這趟旅行不只是一場史詩般壯闊的夏日冒險,也是一門暑期輔導課。我要不是在商學院沒學到這些道理,就是早已經忘光光了。總之,我正展開密集的補救教學,準備重新學好這7堂簡單的領導課。

訂出一個當天可以核對的清晰目標,才會覺得自己正在漫長的旅程上持續前進。

分解目標,每天專注一件事

把徒步幾百英里穿越西班牙當成目標,實在很嚇人,因此朝聖者都要學習把這個龐大的目標分解得更小。來自澳洲的精神科醫師安(Anne)這麼歸納她的做法:「因為任務太過龐大,所以唯一要想的就是接下來的那一天。現在我把這個道理應用在寫作上,每天寫一頁,最後就能寫成一本書。」

我踏上聖雅各之路前,做的是一份每天都要繃緊神經的工作。身為營運長,不管部門裡誰提出什麼工作目標,終歸要由我來負起責任,這意味著,為了達成目標而衍生出來的數十項活動,我都得一一確實追蹤。為了持續掌握所有項目的進度,我每天都得照著塞滿會議的行事曆趕場,我很難在各個會議上把注意力切換到不同地方,老是擔心自己可能漏了什麼。當一天又來到尾聲,我總是覺得自己已經竭盡全力,卻沒把握那天算不算成功。

從聖雅各之路徒步穿越西班牙,是我這輩子最筋疲力盡的一個月,卻也是最優游自在的一段時光。因為聖雅各古道的生活是如此純然樸實,我的目的地很明確,而我唯一需要的,就是強壯的背脊。從聖雅各之路回來後,我決定每天工作時只要專注於一個目標就好,我不再同時向幾道不同戰線推進,而是每天突破一道球門線。這麼做既能滿足自我,又能激勵自我,是絕佳的工作策略。

雖然人生有時充滿考驗與痛苦,但我們仍然不能忘了「抬頭看」,認清周遭美麗事物的存在。

記得初衷,別被好勝心蒙蔽

踏上聖雅各之路第一個星期,我把這趟旅程當成一場賽跑,總是走得比大部分的朝聖者更快,也就是說,一天裡我至少超前他們一次。我聽說自己出名了,大家說我是「戴著古怪綠帽子的急走男」。有一群年紀比較長、走路比較慢的英國男人,還問我是不是「特種部隊來著」。我謙虛答道不是,心裡倒是很喜歡受到這種肯定。好勝的幹勁幫我在職涯上發展順遂,我很高興在聖雅各之路上也有人注意到這一點。

幾天後,聖雅各之路幾乎擊潰了我。我當天的旅行計畫出了一點疏忽,不得不走一段遠得要命的路程。雖然最後我完成了那段路程,不過有了這次經驗,我才體認到自己的能力有限。隔天,行程一開始就要頂著毒辣的大太陽,爬上一段把人累得死去活來的陡峭山坡。爬到差不多半山腰,我看見一座紀念碑,紀念的是一位在這裡過世的朝聖者。我需要喝點水,於是停下來休息,接著向這座紀念碑致上敬意後,就繼續上路了。雖然路上我陸續看到其他殞故朝聖者的紀念碑,不過這座碑特別在我心頭縈繞不去。我不斷想著這座碑上紀念的男人:荷塞.G.瓦利紐。關於他,我只知道兩件事,他和我一樣,都踏上了聖雅各之路;他和我不一樣(但願如此),他沒走完這條路。

我一邊走,一邊納悶是什麼因素導致荷塞半途殞命?他年紀多大了?體格維持得好嗎?當時天候狀況不佳嗎?他走了多遠呢?然後我開始思考,他上路的理由是什麼?他是遇到什麼樣的事情,才想要展開朝聖這個行動?他以前完成過其他像這樣的旅程嗎?

荷塞幫我想明白,聖雅各之路並非一場競賽。每個人各自從不同的地方出發,也各自面對途中不同的挑戰。最後發給朝聖者的康波斯特拉證書,並不會打上任何分數。

我開始思考自己在工作上的好勝心,光憑我做得比別人快,其實不足以證明我比別人了不起。回顧自己在銀行工作上自詡是大英雄的例子,我才發現自己完全不懂該怎麼做,才能在早期的網路空間中從零開始建立營運模式。我只看到自己起步那一刻的簡單印象,沒能理解最初建立營運模式所必須克服的艱辛。對於建立模式並傳承給我的前人,我沒能表示敬意,因此也沒得到升遷。

聖雅各之路讓我明白,我能做得比原本以為的更多。我當初踏上聖雅各之路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這聽起來像一種成就。想到從今以後自己與人交談時能說:「我曾經徒步穿越西班牙喔。」就覺得開心極了!

但我一完成這趟旅程就發現,朝聖之旅帶給我的不只是用來吹噓的功績,而是在更深的層面改變了我。現在,當我面臨某個挑戰,就會從這樣的角度看待它:既然我能徒步穿越西班牙,那個當然難不倒我。

書名:一個領導者的朝聖之路

作者:維克多.普林思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9月27日

維克多.普林思 簡介
在探索邏輯顧問公司(DiscoveredLOGIC)擔任領導顧問、發言人兼常務董事。曾任美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營運長、貝恩策略顧問公司戰略顧問、第一資本金融集團行銷主管,擁有20年以上在企業與政府扮演領導角色的資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