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期的《商業周刊》,兩大專題報導並陳;同一個時點,在海峽兩岸,我們派出的兩組採訪團隊,看見兩股相反的力量洶湧流動著。

一股力量來自年輕人。資深記者管婺媛進行兩個月的田野調查發現,台灣大學生搶進中國實習的動能來到最高潮。在中國官方主導下,今年對台開放的陸企實習規格最高,從兩年前的國企銀行,到今年的BAT網路巨頭,這讓台、清、交、政的大學菁英們爭搶西進名額,創下台灣大學生西進的最高質量人力。管婺媛說,這群天然獨世代搶刷中國履歷的動能,沒有回頭路,只會越來越強。

另一股力量,則來自台商。資深記者吳中傑、林洧楨聯手採訪了近三十位台商,他們發現,在中美貿易大戰下,這群二、三十年前西進有成的台商們,正啟動有史以來最大的洄游計畫;由iPhone代工大廠帶頭,老牌紡織廠、工具機大廠、捷安特,都展開洄游的計畫,甚至有人已開始獵地、設廠、搶人。中磊總經理王煒預言,如果電子五哥有一哥將產線移回,台灣將缺工缺到爆!

大學生拚西進,台商則開始洄游,怎麼解讀?

大學生拚的,不是起薪,而是一輩子的職涯。哪一個舞台對年輕人最有利、爬得快?哪邊的領導年紀輕、產業新潮?一比下來,對岸的領導班子起碼少個十歲,對岸也較多年輕人愛的網路、平台新創。

而台商洄游,看的則是成本;近因是「逆貿易時代」的開啟,美中貿易戰短期解決不了,台商被逼著調整生產布局,而對岸人力成本攀高、環保要求甚至高過台灣等,則是遠因。

兩股力量,都是對台灣的大考題。年輕人西進,不足懼,讓人害怕的是,台灣沒有環境吸引年輕人回來。台商洄游,乍看是喜,在產業長期掏空的氛圍下,這可能成為一個趨勢的轉折點,台灣產業升級的希望,但讓人擔憂的是,如果政府無法解決「五缺」,鮭魚們在洄游途中陣亡,回不了棲息地;又或者,因為政府毫無規畫,回流的竟成台灣的新污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