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劇破網路劇紀錄,觀賞人次累計92億

一個出身低微的宮女,為了報殺姊之仇,一路從繡房宮女,搖身一變成為乾隆皇帝寵愛的皇貴妃,威壓六宮。

這部敘述宮女奮鬥記的《延禧攻略》(以下簡稱《延》)成了今夏兩岸最紅的宮鬥劇,開播一個月,累計逾92億人次觀賞,平均每集有1億6000萬人觀看,打破網路劇在單一平台播映紀錄。

相較六年前《甄嬛傳》熱潮,讓眾多女明星開口閉口稱「本宮」,這回許多女星如林心如、楊謹華、小S也成《延》劇粉,自承半夜追劇,還上傳劇中角色合成照。該劇目前已發行80多個國家,連美國HBO也預計要買下該劇版權,被陸媒與網友稱作「現象級」劇作。

一部情節看似一點也不新的宮鬥劇,卻能在舊瓶裡注入吸引92億人次追飲的新酒,到底有何能耐?

它暴紅第一招,在於「快」。它看準了政策造成的市場缺口,搶快在網路平台上播映。

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理事商台玉指出,今年以來,中國政府在政策上有所謂的「限古令」(編按:電視台播映的歷史劇不可竄改史實、不可宮鬥),各大電視台因此在黃金時段安排上對古裝劇敬而遠之。如周迅主演的《如懿傳》、范冰冰主演的《巴青傳》,都先後卡在歷史改編爭議上,不是延播就是禁播,《延》劇因此能在市場鬧宮廷劇荒的情況下,殺出重圍。

情節像闖關,一回合解決

第二招,開啟電玩式宮鬥劇模式。《延》一反過去宮鬥劇情密麻鋪陳,在情節發展速度上,像玩電玩攻略遊戲般,讓女主角一集集闖關打怪、升級戰力。

「它的『回合感』很重、很快,平均一、兩集內,就能把一個情節解決掉(指危機處理),完全符合網路、電玩世代觀眾的口味,」中國資深影視策畫人汪琳佳分析,這種情節安排,跟英美劇的「快」不同,「《延》是讓觀眾快速抒發現實生活中的情緒,娛樂性高;英美劇則是在短時間內快速給觀眾大量劇情訊息。」

該劇女主角魏瓔珞,從一個繡房宮女,一路過關斬將,成為後宮僅次皇后之下的令妃,不止上位速度快,報仇雪恨也絲毫不拖泥帶水。劇情發展不到三分之一,她就成功為姊姊報仇,不到三分之二,又再次替富察皇后除去仇敵。

人物像「副本」,結盟反擊

而劇中人物安排,也充滿電玩元素,如劇中好人會變壞人、壞人又轉好人。「《延》劇情裡會有突然『黑化』的魔王,還有突然與主角同一陣線的『召喚獸』,這種電玩式的情節,成功抓到〇〇後世代的口味。」劇評家柯志遠指出。

除了劇情電玩風,《延》的主角人物設定,一反宮廷劇套路,是該劇暴紅的第三招。

「以往的宮鬥劇女主角,前半段都要受盡委屈,後半段強大後才復仇反擊。但《延》的女主角不一樣,她從第一集就開始反擊打壓者,以牙還牙、有仇必報!」汪琳佳說。

劇中的魏瓔珞,就像女版半澤直樹,十足的腹黑女,她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絕不以德報怨」原則,這種腹黑生存術,讓許多觀眾再度將其與職場生存做連結,吸引廣泛收視群,劇中台詞也成新一代的職場生存金句。

創造新金句的同時,又與舊經典連結,是它暴紅的第四招。

場景復刻清朝,具歷史考證

《延》出自中國頗受爭議的製作人于正之手,不少劇評家過去批評他美術用色浮濫誇張、劇本情節抄東抄西,連劇作家瓊瑤也曾與他對簿公堂。但此劇一出卻贏得正評,原因之一,是他再度讓作品與瓊瑤經典戲做連結。

「話題炒作是他(于正)強項,但這次他沒給人惡俗感,他換成宮女視角演繹乾隆與後宮故事,成功與在中國重播20年的《還珠格格》扯上關係,喚起觀眾記憶,」柯志遠指出,「讓這部戲討論後勁很強。」

此外,精緻的場景、道具與服裝,是吸住觀眾的第五招。

于正受訪時說,他就是要「復刻清宮」,從一把扇子、一個門簾、嬪妃頭飾都要講究,「光一個頭面,我就花了(人民幣)100多萬。」他不只請來曾指導《軍師聯盟》、《道士下山》的美術指導欒賀鑫,還找來歷史學者當顧問,讓劇中道具、情節貼近史實。如妃嬪的絳唇妝、一耳三鉗,劇中出現的崑曲、類似煙火的「打鐵花」橋段,都有其歷史考證。

抓準天時、地利,是《延》暴紅原因之一,但在細節下功夫、抓準現代群眾喜好,或許才是讓它能吸住觀眾眼球的不變法則。

拒當職場好人!劇中名言爽度破表

■講人際關係:
1.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絕不以德報怨。」
2. 「人要心存良善,但更要懂得自保。」

■說環境現實:
3. 「紫禁城就是紫禁城,捧高踩低、背叛傾軋(指毀謗排擠)是常事。」
4. 「天道不公,世道無情,要想不為魚肉,只能我持刀俎。」

■推新倫理學:
5. 「我付出三分,得讓他見五分,付出五分,得讓他還十分,只有這樣才是公平公正,若一直背地付出,根本沒人懂得珍惜。」

整理:管婺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