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五、六○年代時,這是台灣學子的夢想人生藍圖。當時,美國獨大,中國尚未崛起,台灣則緊抓美、日代工商機乘勢起飛。

半世紀後的今日,在北京清華大學的台生口試現場,「我碰到一群打過物奧、數奧的同學耶,大家都來了!」說話的是周同學,今年學測滿級分,卻棄台大電機而就清大資管系;同在現場的,是在國際奧林匹亞競賽中為台灣摘金摘銀的理工資優生。

十八歲台灣資優生的抉擇,與大人的世界,同步著。美國不再獨大,孩子們也不再只往太平洋的右邊走。

二○○○年時,我到上海張江科技園區,記錄台灣半導體的第一波西進潮,當時有人形容,「晶片,就像中國的鴉片,會引發銀根外流。」十多年過去,美中科技爭霸戰開打,晶片成了重中之重,於是,這一波的半導體西進大浪更勝當年。

為了解這波半導體西進效應,資深記者吳中傑銜命深入新聞現場。他的第一站是上海,這是中國最成熟的半導體聚落,中芯、華虹宏力、展訊都在此;接著轉進合肥,五百位華亞科、南亞科的離職員工主要去處,這是中國四大半導體新聚落;武漢則是第三站,「這裡如九○年代的竹科,」台灣半導體老將高啟全在此加入中國記憶體國家隊;最後一站來到南京,由台積電造起的產業聚落。

這是一場敏感的調查採訪,受訪者們不但不願被曝光,講到敏感處更使用氣音,只因他們動輒被冠以叛國罵名,更可能遭老東家控以竊密罪。儘管處境尷尬,但中國「全民大煉芯」,讓台灣人身價水漲船高,西進人數將持續攀升。

這會不會動搖國本?我總是樂觀看待每一次的市場變動。唯有變動,才能帶來機會;而唯有讓自己隨時都保有存在的價值,才能夠把機會變現,而不是讓機會變成一張「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樂透彩。

至於台灣應該把這次的市場變動,視為機會,還是威脅,就得看蔡總統的器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