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立小米初期,沒供應商理他,沒人相信小米能從兩百多家山寨手機廠中勝出。

奇想創造事業董事長謝榮雅到小米參訪後,印象深刻的是,劉德與他的對話。劉德說,小米的成長有階段目標:「『活下來』、『長大』、『優化』。」順序從未混亂過。

從背負著抄襲罵名開始創業,在「活下來」的過程中,近兩億小米粉絲,一直是該公司最鐵桿的靠山。小米透過粉絲口碑傳播,降低行銷費用,省掉通路成本,又藉著其大量人流,促成生態系的建立,解決原本的重資產投資問題。

現在,小米已進化到第三階段,預計將30%的募資金額,用於研發核心產品。今年,其推出的MIX系列手機憑著全螢幕設計,已被三家世界級博物館列入永久館藏。

發布會中,雷軍在現場秀出一張照片,那是創業時,創始團隊一起喝小米粥的畫面,他一直提醒自己,把每一天當作創業的第一天。

這位中年才開創事業第二春的CEO,當時或許沒想到,他曾有的創投經驗,在三年後小米發展生態圈時,發揮了用途。他曾有的金山軟件創辦經驗,還讓他看到,中國有群具技術背景、卻不受公司和社會重視的年輕工程師,他們是被壓抑的一群人,給了他經營社群的靈感。

雷軍先想用戶利益,即便互聯網服務收入占總營收仍在一成以下,尚未成主力,他仍堅持硬體淨利率不能超過5%,這卻間接讓小米上市案的估值一波三折,一路從破千億美元下修到550億美元。

只要肯讓利,所有人都會幫你!
給台灣中小企業最關鍵的思考:如何以用戶為核心

中美貿易冷戰的爆發,讓中國經濟出現變數,也讓市場對於小米估值更嚴格的檢視。6月19日,小米宣布暫緩中國存託憑證(CDR)發行,目前甚至沒有重新啟動的計畫,讓投資人對其前景更加保守看待。

雷軍並未正面回應對估值的看法。但他對小米未來發展仍具信心。他說,過渡期間,來自生態系的股權投資,將成為其利益來源貢獻。目前,它也是愛奇藝的第二大股東。

小米的再起,可為台灣帶來什麼思考?

我們看到,它用高效率的商業模式降低成本,而並非單純的成本Cost down。

只要肯讓利,所有人都會幫你。這也是小米建立上百家生態系企業的原因。

最後,真正以用戶為核心,去做出所有商業判斷,它終會替你帶來回饋。

「我們從創辦到超過一百億美元的營收,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雷軍說。

台上的雷軍,意氣風發,但挑戰仍多。接下來,其若能從硬體跨越到互聯網服務商,開始靠後者賺錢,小米的商業模式才算真正圓滿,讓大家再度見證深耕用戶後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