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球最注目的IPO(首次公開募股)案來了!

「早晨!香港!」6月23日上午10點,小米科技於香港四季酒店舉行上市前全球發售股份新聞發布會,創辦人雷軍親自上陣,率領五位聯合創辦人,向台下兩百多位記者說明未來發展策略。

商周團隊前往香港,見證這個今年最受注目的上市案。

小米受注目的原因有二:其一,高估值的戲劇性演變。今年初,小米傳出上市消息以來,估值一度喊到近千億美元,最後下調到550億美元到七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2兆元)間。但上看61億美元的募資規模,已成為近兩年全球最大規模上市案。

其二,兩年的逆轉勝傳奇。「浴火重生的中國鳳凰。」《金融時報》評價。2015年,小米手機出貨量逾7千萬台,但隔年就跌到4千1百多萬台。在一片看衰聲中,2017年出貨量卻又重返9千萬台以上。「這在全球手機產業極為罕見,沒有一家手機大公司(銷量)下滑以後,可以成功turn around(逆轉勝)!」雷軍說。

大勢難擋。手機市場的成長飽和,已讓宏達電3年虧掉5個股本。若小米只懂得靠抄襲與打低價戰,為何其營業利潤率還能維持4.7%以上,甚至比宏碁、華碩與聯想等品牌還高?

我們直擊現場,聽雷軍自述,他是如何在逆境中造出新局,成為今日的物聯網之王。

雷軍談最低潮時的一課:
「優秀公司首先考慮利潤,但偉大公司往往考慮人心」

雷軍說,最低潮時,小米進行了一堂「補課」。「一家優秀的公司首先考慮利潤,偉大公司往往考慮人心,是用戶怎麼想,」深入人心後,他看到,用戶其實根本不在乎線上還是線下,而是希冀輕鬆買到:「高性價比」,即好用但不貴的商品。

然而,原本在線上銷售的小米,若要進軍線下,以新零售模式去服務用戶,首要挑戰就是:傳統實體通路的高抽成結構,這將讓小米很難維持中低價位。

在記者會上,雷軍秀出了三個圈圈構成的鐵人三項模式。他解釋,要真正的薄利,就不只是在某一個環節省成本,「是全價值鏈打通,做全系統成本優化。」

最上端是硬體、左邊是互聯網,右邊是新零售,三者邏輯環環相扣。

以硬體跟新零售之間的關係舉例。小米若自建實體門市,勢必要提高坪效。這代表,它不能讓消費者只有手機一種選擇。所以,小米從手機一路賣到兒童書包與電動牙刷。走進小米之家的消費者,購買者平均買2.7項商品,藉由提高坪效,小米才得以降低通路在成本結構中的比重。

又,以硬體跟互聯網之間的關係為例。小米賣電動牙刷,它會記錄你的刷牙軌跡,可建議你的刷牙姿勢。甚至,後續小米的電鍋,也可讓你在上面直接下單買米。當它賣給你更多硬體,就有機會賣出更多毛利率高達六成的服務,形同iPhone手機賣遊戲的邏輯。

然而,要打造新商業模式,何其不易!小米供應鏈負責人,創辦人之一的劉德算過,若公司要把產品項目從單純的手機,拓展到一百多項商品,不假手他人,至少需要養數萬名人力。

快速養出上百生態系廠商的配方:
「把最大利益留給團隊,誰搶來戰利品,就由誰分配」

後來,小米的選擇如今日所見,它採取生態系的方式解決問題。小米提供大量新創公司開發協助,以強大供應鏈網絡,協助新公司縮短摸索期。現在,單小米生態系就有百間公司,有五家成為估值破十億美元的獨角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