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公開場合演講,談到我們公司為了推動數位變革,每年燒數千萬元,連燒七、八年,虧了數億元,在看不到曙光時,卻還一直持續投入,這是不是一種膽大妄為?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如此激進呢?

我承認這個舉動是激進的行為,但是我已無路可走,不這樣做,未來紙媒介持續衰退,我們做紙媒介的公司,不積極轉型,只會安樂死,所以我們只能趁手中還有籌碼時,放手賭一把,這是不得不然的險中求勝,行動前我們沒有把握能走出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最後成功了,我們只能感謝上天賞臉。

去做一件沒把握的事,當然是激進。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也有保守的本質,因為我仔細算過,當時我們公司每年還能賺數億元,如果每年拿二○%出來做新事業的投資,就算失敗了,對公司而言,也不會傷筋動骨,所以我大膽的決定每年可以虧損數千萬元,燒錢做投資。

所以嚴格來說:我是一個保守的人,在創業過程中,我很清楚:家中沒有金山銀山,可供揮霍,只要稍有不慎,我和公司都會萬劫不復,死無葬身之地,做任何事,我能不小心謹慎,保守從事嗎?

可是這樣一位保守的人,一旦走上創業之路,就注定不能保守。我記得在創業之初,我只有創業的夢想,做我喜歡做,而且想做的事,可是這件事要怎麼做?有把握成功嗎?都是否定的,沒有把握卻大膽去做,這不是激進是什麼?

所以不管再怎麼謹慎保守的人,當你一無所有,準備傾全力奮力一搏時,那只能激進,只能義無反顧,這就是「赤腳時激進」的道理。

「赤腳時激進」代表已經在谷底,身處在十八層地獄中,再壞也不會更壞,此時不激進更待何時?

多少創業成功的故事,都是一試不成,一而再,再而三,每一次都遍體鱗傷,最後才在山窮水盡之際,峰迴路轉,赤腳時只能激進,保守完全沒任何意義。

可是歷經赤腳的創業階段,只要搶下灘頭堡,稍有規模之後,就必須要具有保守的個性,不可以再隨興激進的浪漫而行。這就是穿上鞋時要保守。

稍具規模代表有包袱,一種包袱是人的包袱,包括親人的包袱及組織的包袱,穿上鞋的人就要為自己的家人及公司的員工團隊負責,如果激進的冒險會危及組織,就不應該做。

規模也代表成果與成就,冒險如果失敗,會導致現在擁有的成果化為烏有,一切會打回原形,那就只能保守,不可激進。

穿上鞋之後,既然有這眾多顧慮,那麼經營者不管個性上有多麼喜歡冒險,也不可冒進,務必改掉激進的個性,這是經營者必須做到的天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