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獄政都想改:矯正署賣豆乾、豆漿1年營收4億,我來做多一個零

入獄4回,沒有改變王令麟。閒談之際,這個生意人倒是對獄政改革很有想法。

他分享在獄中,碰到兩個「同學」叫他總裁,一位是東森攝影記者,一位是東森購物製作人,分別因為吸毒與種大麻入獄。「外面世界都數位化了,他們都不知道,很可憐,完全跟社會脫節,這樣出來要怎麼活?」

身為媒體老闆,他於是在獄中主導開起微電影班,找來中天、年代電視台出講師,替獄中同袍上課,他也跟著幾個「同學」拍了兩部微電影,「一開放報名要拍微電影,大家都來,你東森的、我中天的,都是同業。」

他開玩笑說,受刑人在獄中最多的就是時間,但受刑人最常在獄中學習的,卻是做麵包、做豆乾,「你學那幹嘛?你出來後,做得過7-Eleven的嗎?做豆乾,你出來是要賣豆乾嗎?」

他說,矯正署光賣豆漿、豆乾,1年賣(營業額)4億,「我來做的話,一年多一個零,40億,太多事情可以做了!」他舉例,像電視台後製難找人,給受刑人做就好,「一個帶子給外面做,都要2萬元,受刑人5千元就幫你做了!」

王令麟說,芬蘭受刑人出獄再犯率只有27%,若受刑人職業是作家,就讓他繼續在獄中寫作投稿,不要和社會脫節,「你只是受法律給你的懲罰,但技能不能少。」他說,如果在獄中無法延續職業技能,關久了,連技能都喪失了。獄政改革,才能讓受刑人有更生的機會。

(文●管婺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