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二○一六年十一月九日,川普當選那天,《商業周刊》封面上,除了川普兩個字,只放了一行字:最危險的總統+最分裂的美國=新黑暗時代。

很大膽的字眼,卻是我們的觀點。

「全球政經結構即將進入一個新黑暗時代,而台灣,將首當其衝。」副總主筆田習如當時如此論述,「台灣的生存,仰賴一個開放的世界,但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外交孤立主義,卻將使美國走向封閉。」證諸這段期間的國際走勢,相去不遠。

國際分工的好處,十八世紀時早被亞當.斯密所證明,利人利己方是國富之道。第一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帕西更用理論說明:自由貿易,讓國家間彼此依賴,戰爭機率大減。

二戰後,世界經濟七十年繁榮,即因此而來。但這局勢開始被破壞了,由川普帶頭;當利人利己的制度,碰上損人利己的動機,他選擇了後者。

三月份,哈佛大學與哈里斯民調也出現了這樣的調查結果:七一%美國民眾認為應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六一%贊成課關稅有助美國談判;近四成相信關稅可以保護工作。這是美國!

諷刺的是,在博鰲開幕上,「不打地緣博弈小算盤,不搞封閉排他小圈子,不做凌駕於人的強買強賣,」這段話,卻出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之口!

昔日高舉自由旗幟者,與過去的鎖國擁護者,角色異位;但說穿了,都是談判技巧,都在爭取自己的最大利益,同時也避免全面開戰,畢竟代價真的太大。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叫陣過程,一,不會太短;二,將形成貿易亂流,打亂供應鏈秩序,拉高企業成本,進而降低生產效率,終將形成經濟衰退。

這是一場財富重分配。可悲的是,這場重分配,不是透過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而是透過政客的手,由他們來圈選得利者,但世人卻都以為自己會是保護主義下的幸運兒。

時代風向變了,這是一個政治凌駕經濟,拳頭打敗肚皮的時代,聰明人很多,有智慧的人卻太少,大家只能自求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