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失敗,造就了一代投資大師。

三十三歲時,達利歐(Ray Dalio)因為預測錯誤,八年辛苦建立的事業一夕崩潰,員工走光,公司只剩他一個人,為了養活孩子,他只得把車賣掉,甚至得伸手向老爸借錢。但去年,他是全球最賺避險基金--橋水的操盤人,擊敗索羅斯,被喻為「避險基金界的賈伯斯」。

資金泡沫的緊繃情緒籠罩全球之際,《商業周刊》團隊遠赴美國康乃迪克州,穿過森林,我們抵達橋水總部,拜訪這位神秘投資天王,探索他的亂世投資之道。

「成功的關鍵在於知道怎麼成長,並『正確的失敗』」,這是年近七旬的達利歐為自己一生所下的註解。這段話讓我回想到採訪另兩位投資天王索羅斯、葛洛斯的經驗。索羅斯說:「我的成功,不是來自猜測正確,而是來自承認錯誤。」葛洛斯則說,每一次預測失誤,都讓他更堅信,「降低自我,是最安全的投資方法。」

與失敗搏鬥,是天王們的人生必修課,但他們用來降低自我的方式卻不相同;其他人都是強化心理素質,達利歐卻建立一個機制--創意擇優,來防止一人偏見。在橋水,所有決策都是集眾人意見,輔以電腦運算而形成。為了落實這機制,橋水辦公室的天花板兩、三公尺就有一架攝影機,人人透明,人人暢所欲言,老闆也要接受眾人批評,包括員工給你D的評價。

這是很挑戰人性的設計。但當崩潰成新常態,一個組織越集權、越不容許異議、越不容許失敗,組織便越僵化,無法在挫敗後迅速調整、自我復原。

多元、容錯的機制,雖然偶有混亂,卻比一個為了達到零錯誤而設計的完美系統,來得可靠。就像在大自然裡,森林必須藉由偶爾的火災,來清除枯木、病樹,以重新分配養分,給新樹種生長空間;若一發生林火便撲滅,反易引發無法控制的大火,導致生態滅絕。

以大自然為師,正確的失敗,就像小規模的森林火災,遠比成功來得重要,也是生態得以永續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