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租中國市場去年稅後淨利成長89%

一個在中國幫忙「調頭寸」的企業,是如何在一年以來市值暴增四百一十億元,成為台灣市值前五十大的公司?

中租已稱得上中國最大的外資租賃業者,市值達一千三百億元,超越新光金、永豐金,這主要仰賴中國市場的貢獻。以一七年為例,該公司中國淨利年成長率高達八九%,業務範圍涵蓋中國八成以上的各類製造業,從紡織到半導體,大家要租設備或調頭寸都找它,中租總裁辜仲立看好公司今年營運,認為「樂觀、有信心。」

中租不像中國其他競爭對手,如市值與其比肩的遠東宏信,醫療和教育兩個產業就占營收四成以上,它產業布局分散,沒有單一產業能占營收一成,像把散彈槍,展開分散射擊戰術,不單壓一注。

外有緊縮銀根推一把
借不到錢的企業轉向租賃業

中租能靠中國崛起,原因之一是大勢所趨。中國因緊縮銀根,銀行不願把錢借給中小企業,它只好轉向租賃公司,一七年融資租賃合同餘款達人民幣六兆元,年成長約一四%。

然而,在中國借錢給企業,雖可賺到比台灣高出一倍的利息,但,風險也高。「如果陸企賴帳,就算到法院告贏了,不見得能把東西要回來!」一銀租賃董事長林永堅指出。

台灣出身的中租能做到中國生意,初始,或許正是因為它們來自台灣!

中租策略長廖英智表示,中租在○五年進軍中國,本來只打算做台商生意。

「到二○○八年,我們發現台商的供應商不是陸企,就是產品銷售給陸企,」廖英智指出。過去,中租在台灣的策略,就是把上下游廠商都變成客戶,形成情報網,產業動態一清二楚。

當時中租陷入兩難,如果做陸企的生意,就要面對高出台企兩到三個百分點以上的延滯率(編按:逾期繳納金額除以本金餘款金額),若不做,情報網可能會失靈,但陳鳳龍最後拍板決定:做!

內拚過濾危險客群
扮偵探,徵信報告平均40頁

「決定做中國內資企業,是很關鍵的決策。這帶來很大市場,也帶來很大挑戰,」陳鳳龍說。

然而,中國企業的資料很不透明。中租起初是拿出他們的秘密武器:風險管理系統。這系統裡有該公司成立超過四十年來,約十萬家中小企業的徵信資料。

廖英智解釋,假設某家公司有退票紀錄,系統會發出「危險因子」的警報,列為潛在的拒絕往來戶,成為中租在中國用來過濾高風險客群的幫手。

但這還不夠,他們還得發揮偵探精神,跟企業鬥智。

中租每份中國徵信報告平均超過四十多頁,疊起來幾乎將近台北站前新光摩天大樓的一半高。報告內容鉅細靡遺,除基本財務資料、與銀行往來紀錄,連水電費帳單都有!

「公司財報可以造假,但水電費騙不了人!」拜訪超過一千家陸企的中租副總經理劉振遠回憶,他曾遇過一位紡織業陸企老闆誇口一年生意可以做人民幣五億元,他先瞄工廠內機台,心想不太可能,再去查該公司過去兩年的水電費,「我才發現,他每年電費不多,(推算起來)一年頂多做人民幣五千萬元!」

堅持「每月拜訪」內規
中國延滯率已低於台灣

由於中租每個月都得去「拜訪」客戶,所以在當地,中租也有內規,四十一家分公司,只能尋找「距離分公司車程九十分鐘以內的客戶」。

「我們深圳分公司的業務,原本還把生意做到烏魯木齊!」深圳和烏魯木齊相距四千七百公里,陳鳳龍表示,如同物理現象,越遠的地方,越難控制。

「曾有業務員說,母公司是我們客戶,但去子公司要四小時車程,為什麼不能接?」廖英智說,但公司寧願放棄潛在客戶,也不開先例。

用細膩的方式去處理大市場。永豐金證券報告指出,中租中國的延滯率去年第四季已降到三.二%,比台灣還好,這是中國獲利提升的根本原因。

科技席捲金融業,中租數位徵信等布局尚在起步。但,廖英智指出,中國線上租賃業者因不易執行嚴格的徵信標準,每件融資金額頂多只有人民幣幾千到幾萬元,跟中租每件動輒人民幣上百萬元相比,差距甚遠。在中國,挑戰尚未到來,中租正收割最甜美的果實。

中租

成立:1977年

董事長:陳鳳龍(圖)

主要產品:企業融資、飛機、機器設備等租賃

成績單:2017年營收415億元,EPS8.29元

地位:台灣市值最高租賃公司、台股市值排名前50大

👉點此進入商周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