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是一個高度自主管理的人,我會做好自己的事,我很討厭別人在旁邊多嘴,不喜歡外部的管理,因此我在自行創業時,對團隊就採取了完全信任的態度,辦公室中自由放任、自己管理,幾乎沒有任何形式上的管理行為。

那時我們辦公室上下班完全不用打卡,隨時自由進出,也沒有正常的上下班時間,每個人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時間上下班,所以那時的辦公室,即便半夜也是燈火通明,因為有人選擇半夜上班,那是一個隨每個人所欲的上班環境。

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一個同事的家人找到辦公室,說這個同事已經三天沒回家了,想知道他在辦公室嗎?結果我們一清查,才發覺這位同事也已三天沒上班了,其他同事見到他已是三天前的事了,他三天沒上班,我們辦公室竟然毫無所知,這時候我開始覺得完全自由放任的辦公室,似乎不太妥當,應該有所調整。

我開始要求所有主管,辦公室不打卡,仍然是公司的政策,因為我們信任所有同事有自主管理的能力,可是每一個主管,對自己部門所管轄的所有同仁,也必須要關心、關切,要能有效掌握他們的工作狀況,絕不可允許有人三天沒上班,竟然辦公室中一無所悉。

這項規定,無疑是說明主管對員工應該要信任,要相信他們能自我管理,不需要有人在外監督。可是主管為了整體工作協調合作之必要,也要理解每個人的工作狀況與進度,這種理解,某種程度也會變成管理,所有再怎麼自由放任的辦公室,一定程度的管理,也是必要的。

我們不打卡的制度,後來也因為我們啟用了門禁制度,每個人進出辦公室,都必須刷卡才能開門,這也變相掌握了每一個同事的出勤狀況與上下班時間,我們已不再是完全自由放任的辦公室。

經過這些變化,我對團隊的管理態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從最初的完全相信團隊、完全自由放任,變成基本上相信團隊能自主管理,但為了協調合作,一定程度的管理也是必要的,不可完全放任不管理。

更何況,一樣米養百種人,所有的工作者也不見得都是主動積極的人,也有許多人被動緩慢,這種人也需要主管訂定制度,用系統來約束管理,才能跟得上團隊的腳步。

我慢慢體會出來做主管的訣竅,對團隊的正確態度是「信任為主,管理為輔」,要信賴所有同事,放手讓他們自主發揮,如果要訂定管理制度,也要以低密度的干擾為原則,所有的管理也僅止於溝通協調,千萬不要讓同事感到困擾。

可是對團隊中部分消極被動怠慢的人,主管就要採取較嚴格的管理措施,必須讓他們有清楚的目標,能完成組織交付的任務,對這些人要「管理為主,信任為輔」,反向而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