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惠台三十一條」才公布不久,中國人大就以舉世最高效率修改了憲法,刪除「中國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條文。

這兩件事前後發生,提供了一個極佳的思考切點。

惠台三十一條,是中國對台戰略的一大進階,即便口惠程度多,但它卻宣告了,習近平決定繞過台灣政府,直接開門攬才,以準國民待遇來討好台灣人。

對台灣政府來說,這是一個關鍵的策略抉擇點:戰或逃?

蔡政府上台後,對兩岸採取消極策略,但是,當中國直接把自己的門戶打開,這種逃避策略還能撐多久?

台灣的資金、市場遠不及對方,譬如影視產業,台灣輸出中國的影集一年才七十九集,中國一年輸往台灣的影集卻有一萬集,當中國直接訴諸人民口袋、市場機會時,迴避策略只是被識破的國王新衣。

柯文哲提到的「刺刀戰略」,值得參考。他說,當兩軍對戰,敵大我小時,就要「上刺刀、直接衝進敵方陣營」,以肉搏戰來消耗對方戰力,「越不接觸,台灣的劣勢會更明顯。」

在平台革命的大時代,唯有懂得開放,才能倖存;而根據比較利益原則,即便是資源匱乏的小國,都有其利基。台灣的硬實力比不過中國,但民主、文化的軟實力,卻是中國所望塵莫及。

就在三月十一日,中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彷彿向全世界昭告中國將進入帝制時代,「習皇帝」將以黨領政,此則新聞還被高度管控;面對獨裁中國,台灣怎會沒有優勢?

開放,是自信的最佳代言人,當中國都敢對台灣開放,台灣政府在恐懼什麼呢?

恐懼,來自想像,越是停留在原地,恐懼就滋長得越大。在心理學上,要治療恐懼,別無他法,唯有面對恐懼,甚至刻意將自己暴露在恐懼的情境中,才能調整自己面對此情境的神經反應,這被稱為暴露療法。

不管是刺刀戰略,或是暴露療法,都比現在務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