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兩位人士及一個經營者均不約而同地提到組織結構的問題。

一個是管理泰斗彼得杜拉克最近在美國富比士雜誌的一篇文章內有提到;一個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交大的課堂裡也提到。

彼得杜拉克在富比士雜誌中指出,一個組織要越扁越好,否則每一次的仲介增加了一倍的噪音,而且將訊息切斷成兩半。

張忠謀就批判金字塔組織的缺點是每級主管的附加價值?他表示,每個員工都要經常自問:「我的附加價值在哪裡?」

張忠謀認為,很多公司裡,中層主管有時是酬庸的工具,為了他以前的功勞,加上年紀也大了,就給他一個位子,但是他的附加價值在那裡?如果底下的人可以善盡職責,為何要有一個人來管他們?(見九十二頁)

奇美實業董事長許文龍就常感嘆政府的組織層級多,一個花蓮海洋公園申請案,就要花六年的時間,蓋了八百一十七個印章。

本期商周人物佳鼎科技董事長林邦充,年近半百才介入虧損中的佳鼎科技的經營。一進佳鼎,林邦充就充分運用學理上的「扁平化組織」,裁掉一些例如副總經理、協理等不必要的職位,直接管理到課長。

當時林邦充在工廠住了將近三個月,絞盡腦汁,讓員工與佳鼎共體時艱。三個月後,林邦充讓佳鼎轉虧為盈。(見四十四頁)

彼得杜拉克也提出一些管理上值得深思的問題。他就一直強調,在組織中必須有一個有權威的個人,足以在危機時刻做出決策。古羅馬諺語說得好:「假如一個奴隸同時有三個主人,他就是個自由人。」深深一語道出了多頭馬車的弊病。

可悲的是,即使有多頭馬車來管理,以高屏溪為例,即使有林務局管理,河流的上游仍是濫砍滿山、水土不保;即使有環保單位在管,河溪兩岸仍處處是垃圾,水質污染不堪;即使有農政單位在管,兩岸的養豬戶、養雞戶的畜牲排泄物仍污染了高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