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黎孔平相反,林哲宇一直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但試圖探詢一個更好的方法。

他,把社工當天命、棄讀法律
一次個案後自問:什麼方法能真正讓孩子脫貧?

他從學生時篤信佛教,相信「成就大我」,考大學時分數可以上台大法律系,卻執意進社工系就讀,畢業後在基隆家扶中心擔任社工,「助人工作是我的天命。」

但過去協助青少年探索職涯的過程中,他發現,社經條件弱勢的青少年,往往受困於生活經驗與視野,讓社工很難真的幫助他們脫貧。

「很多孩子都會說他以後要當社工,我以前以為『愛會流轉』,後來才發現,這跟愛一點關係都沒有,其實是因為老師或我,根本沒給他其他概念,他對職業的概念只有這些。」

他曾經輔導一位孩子一路從高一到大三,孩子成績好,就讀北部國立大學,一次創業活動中,更表現出對行銷、業務的天分,但最後,還是因家庭因素選擇報考公務員,「這件事很悲傷耶,真的讓我很悲傷。」

他心想,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從更根本改變這個問題?

兩個人懷抱著不同的問題,卻找到了同一個答案:世界和平遊戲(world peace game)。

這是一款由《時代》雜誌曾評選為十二大具影響力的教育家杭特(John Hunter)所設計的遊戲,刺激孩子們的獨立思考與創意,並進而開拓視野,關注國際議題。

兩人分別在網路上看見杭特在Ted的演說。林哲宇為了遊戲能激發孩子自發性的仁愛及對社會的關懷而落淚;黎孔平則感慨,如果年輕時,能有這樣一位老師看見自己的優勢,給予空間,「或許我就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不用到出社會後,還探索我到底喜歡什麼。」

他們各自找上當時嘗試在台灣推廣此遊戲的沈盛圳老師,經由沈盛圳牽線而相識,一起在二○一五年赴美國向杭特取經,將這套遊戲帶回台灣創業。

雖然初期兩人經過好一陣子磨合,一個出身業務,認為「賺錢無罪」,一個長期受非營利觀念洗禮,覺得「錢好髒」。但最後黎孔平說服林哲宇,兩人可以將時間與利潤分配到公益,但不能讓收費低廉,否則無法創造價值。

因為,玩轉學校表面上做的事情是教育,但其實兩人透過這趟旅程,更深一層想達到的目標,是進行一場「讓興趣發揮價值」的社會實驗。

他們要證明:興趣,可以賺錢!
不後悔捨高薪、穩定工作,只後悔太晚開始

「玩轉學校不是翻轉教育,是翻轉思維,我們本身嘗試的模式才是關鍵,我們希望證明,做喜歡的事、做對社會有益的事,其實可以賺錢。」林哲宇想起那位去考公務員的孩子,其實非常喜歡打籃球,「如果有人示範給他看,興趣,能賺錢,結果可能就不一樣。」

而黎孔平看著自己的小孩總想,「他(指小孩)再會念書,頂多也跟他爸(指自己)差不多而已,可是他爸念到這樣也不知道自己人生要什麼,」所以他希望透過玩轉學校的創業,能成為自己小孩的榜樣,甚至給台灣下一代新的選擇跟示範,「喜歡的東西可以賺錢,這就是我想留給小孩的東西。」

為了創立玩轉學校,黎孔平放棄共計上千萬的薪水與機會成本,林哲宇則辭去原先穩定的工作。但兩人對自己跨出人生的這一步,完全不後悔。

黎孔平說,成立玩轉學校,讓自己承認自己的無知,放下驕傲,「以前工作也沒特別忙,就(年薪)兩百萬,可以吃好穿好,覺得自己比人高級。開始創業,才知道擺路邊攤的人也比我強太多。」

「沒有什麼事情是穩贏的,但也沒什麼事情是徒勞無功的。」林哲宇也早就想過,即使有一天玩轉學校失敗了,這兩年的經驗,會是他人生很重要的履歷,而且至少知道,自己曾對社會做出改變。

「如果我們一定要失敗夠多次才會成功,那這失敗越早開始越好。」受訪尾聲,兩位不時互相揶揄、吐槽的拍檔一致的說:第二人生,只恨不夠早開始。

小檔案_林哲宇

1988年生。台灣大學社工系畢業;曾任基隆家扶中心社工。
第二人生:28歲時成立玩轉學校(習元國際教育有限公司),現為玩轉學校共同創辦人。


小檔案_黎孔平

1981年生。台灣大學電機系、電子所畢業;曾任安捷倫科技業務推廣經理。
第二人生:35歲與林哲宇成立玩轉學校,現為共同創辦人。

救石油危機、化解戰爭……「世界和平遊戲」帶你換位思考

究竟什麼是世界和平遊戲?最早嘗試在台灣推廣世界和平遊戲的高雄市溪寮國小老師沈盛圳說,這是一款讓孩子學習衝突、磨合、接受不完美的遊戲。

以黎孔平和林哲宇至國外取經後,自己設計的版本「末日危機高峰會」為例,參與者會在遊戲中分組扮演富裕、貧窮等特質的國家,及非營利組織或金融監理機關等單位,各角色之間會有利益衝突,但一致的目標是如何在石油危機、傳染病、戰爭等一次又一次的世界危機中生存。

廖佩妤說,換位思考,是這款遊戲很重要的特質,它讓換位思考不只是停留在「替別人著想」的八股層次,而是讓學生去扮演不同國家的領袖,在一次又一次共同解決危機的任務中,培養同理心,刺激思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