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常出國,院子幾乎不打理,有人看不慣他任由雜草叢生,他則堅持自然最好。很奇妙,蟲害染病不但很少出現在他的院子,他家也總是四季繽紛,春天紫藤、仲夏螢火蟲、秋季看粉撲花、冬天則賞茶花。

一般人無法忍受的失控,在他的院子自成秩序,生生不息。這種看似無為卻有為的生態系概念,開始出現在管理的討論上。

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就是失控理論的擁護者。今年,我們選擇了他為年度人物,因為騰訊一度打敗了臉書,也成為亞洲最高市值企業。

四十六歲的馬化騰,從山寨起家,他對管理的看法,跟過去製造經濟時代那一套很不同,他說自己建構的是「生態型組織」,以創造「灰度空間」的方式,讓組織擁有自我進化的能力。譬如,他主張企業要有「冗餘度」,允許適度浪費、鼓勵內部試錯;因為「在互聯網時代,誰也不比誰傻五秒」,所以過去追求完美、面面俱到的方式也要改成「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以單點突破、允許不完美。

馬化騰口中的生態型組織,存在許多灰色的空間,就像森林一樣,擁有複雜的植被結構,高大的樹木負責遮風擋雨,矮灌木和草為鳥類、小型哺乳類、昆蟲提供食物;苔蘚在雨季吸水、乾季釋水,保持地表濕潤,促成落葉分解,循環為土壤的養分。

這種外界看來混亂的系統,因多樣而有最大的可能,一切自然進化,形成創新。與此對比的是「綠色沙漠」,當人們在同一時期,大面積的種植同一種樹木時,將形成一片同高度的密林,樹群擋住陽光,下層植被無法生長,動物也絕跡,單一生態無法形成自我修復循環的機制,終將死亡。

馬化騰認為,傳統的機械型組織很容易變成綠色沙漠,在追求精準、控制、可預期的氛圍下,創新的種子往往無法存活。

互聯網時代,管理的鐘擺效應正在產生,精準?還是允許灰色?很巧,本期「日經嚴選」也報導,日本企業為了引進多樣性,竟開始鼓勵員工兼差,當最守舊的日本企業都捨員工忠誠以求多元轉變時,看來,綠色沙漠的警鐘,正大聲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