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定位彭淮南?

有人讚,他是神;有人批,他是獨裁者。在我看來,他是一個鐵定會被人工智慧淘汰的人種。

過去近二十年,我們歷經了四位總統、十四位行政院長,部會首長如走馬燈般流轉交替,政局更迭中,唯一不變的,只有老彭一個人。

別人上台下台,見風轉舵,身段靈活到再厲害的電腦也算不出其核心價值,但老彭這人,不只官位不變,作風還死硬到只需要一台錄音機就可以了解。問到匯率,他只有一個答案:讓市場供需決定;是否高升副總統或行政院長,他永遠回答:央行總裁是最後一個工作。對於新台幣最基本的避險工具NDF,十九年前,他下令禁止,十九年後的今天,即使比特幣等新金融大行其道,老彭說不開,就不開。

不只政策沒有與時俱進,他的生活作息,更是從不進化:麗水街上的四十坪老公寓、農曆年照進辦公室,早餐一塊三明治,加上一碗「特調」玉米濃湯,因為怕湯燙要花時間,就在湯裡加冰塊。他唯一的進步,就是近年學會上YouTube旅行,別人去日本賞楓,他就在電視前欣賞三百六十度楓紅。

明明是「台灣最有錢的男人」,手握四千五百億美元外匯存底,處處誘惑,他卻一直過著工友之子的清教徒生活。你可以想見,他必須多克己自律。

對外,他面臨著數年就上演一次的金融風暴。對內,他在一艘漏洞百出的船上,領導人對雙率沒有核心主張,立法院政客橫行,行政系統從不橫向串聯,於是,老彭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捍衛新台幣,雖然保守,至少維穩,他說,台灣是小船,沒有本事學別人開放。

在人工智慧的時代,永遠不會被取代的,只有政客,因為他們太靈活、太多變,再厲害的電腦都算不出他們的信仰,即便台灣國力因他們而下滑,他們從不為此道歉反省。只有老彭是個遜咖,拒絕升官發大財的機會,即便被批為台灣低薪的元兇,他還是死守著自己的核心信念。

在這個年代,隨勢搖擺的政客滿地都是,像老彭這樣不進化的人種,格外顯得珍稀。再見了,老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