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高中同學,在航空公司做了一輩子,到高階主管才退休,退休之後也不得閒,被各地的航空公司聘為顧問,全世界各地飛,幫忙處理各種疑難雜症。

我這個同學有一個非常令我欽佩的特質,他嫉惡如仇,是非分明。有一次搭飛機,看見空服員在飛機起落時,並未確實將乘客行李放入置物箱,他就找來座艙長質問為何沒有按照作業守則工作。

另有一次,有一位乘客帶小孩同行,可是座位分開,卻沒人願意換坐,我這位同學也自告奮勇,出面協調溝通,順利解決,他就是這樣一位熱心公益,任何事都願挺身而出的人。

不過他告訴我,他不只是看到壞事才會出面反映,看到任何好事,他也一定會出面表示肯定。許多次,他看到了空服員做了正確的良好服務,他也一定會寫意見通知航空公司,表彰空服員的表現。他自承:他不是只會挑毛病的「奧客」,也是不忘記表示感激的好客人。

他實在是現代社會的稀有動物,社會上如果多一點這種人,這世界一定會更加和諧完美。

以我自己為例,我自認並非自私自利之人,也自認有些正義感。可是我只會在自己的利益受到傷害時,才會挺身而出主張權益。可是對別人給我的好處、友善對待,我除了隨手的感謝,很少正式表示肯定。尤其對客戶滿意度調查不耐煩,覺得這是非必要的多餘之舉,因為這樣,我對那些熱心服務的人,當然不會有好的回饋!

而我對那些事不關己的事務,不論是好事、壞事,我通常也是明哲保身,不過問太多不相干的事,我是冷漠的台灣人的一分子,我會坐視許多不公不義的事在我身邊發生,和我的同學相比,我自慚形穢。

現在的台灣,充斥著花錢我最大、吹毛求疵的「奧客」,為了一點小事抱怨店家,指責服務員,似乎整個社會充滿怨氣,所有人為了生存,只能忍氣吞聲,這個社會最基本的尊重不見了!

現在的台灣,也冷漠無情。當我們看到不公不義的事情在身邊發生,我們缺乏了「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的正氣之氣,我們充斥了對自身利益的算計,而忘記了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關懷!

我們都應該向我的同學學習,大家都應該多管閒事,不只是當我們的權益受損時,要出面主張權益,在大眾公共事務上,就算事不關己,也應該挺身而出匡正是非,指出對錯。

我們也應該對社會充滿了感激之心,受到好的對待,好的服務,都必須明確表示謝意,以彰顯、鼓勵相關的當事人,這將會變成令社會持續做好事、持續做對事的動力。

從今而後,我會努力填寫意見調查表,會不吝於表現我的感謝,還給服務者公道。

當我們都嫉惡如仇,是非分明,社會自然向上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