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一下自己的未來規畫,最近一次是當我六十歲時,我問自己兩個問題:我還要工作幾年?我還要活多久?怎麼活?

工作容易回答:只要我工作愉快,能有所貢獻、發揮,那就繼續做下去,否則隨時可走人。

至於要活多久,這我不能決定,可是我可以先做再活十年的規畫,我先規畫了七十歲以前的人生。

我的一生中,不時會問自己的未來規畫,三年最短,這通常是年度規畫的延伸,做完明年規畫後,也想像一下三年後會如何,這通常是很具體的規畫。

其次五年、十年,也是常見的思考,十年通常是按歲數而來,三十想四十,四十想五十。而五年則是以工作的階段性規畫,如想學的事、想創的業,想想五年之後會如何?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花時間想未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