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回,去安徽合肥出差,路過一家台商開的咖啡、烘焙店,眼前的場景坦白說嚇了一跳,麵包架上是用塑膠葉片隔著,不讓麵包和外面的空氣接觸,但是由於消費者掀簾式的取用麵包,還是讓蒼蠅跑了進去;有人穿著睡衣上門,有小孩在店內嬉鬧......。

這個品牌在上海開幕的第一家店,我也光顧過幾次,白領、小資女孩爭相上門,買麵包的方式更是用堆疊式塞滿麵包盤。

一個中國兩樣情,也透露出在連鎖加盟店擴張太快下,考驗著管理能量,和戰線拉長後品牌精神如何維護的問題。但換個思維,如果你不用管理學院的教案來衡量,穿著西裝的白領,和穿著睡衣逛麵包店的大媽,難道不能在同一個品牌的店裡面各取所需?

最近碰到的一群人,我稱他們為「品牌消耗者」。這些創業老闆年紀大約四十歲上下,沒有第一代的包袱,不完全迷信百年品牌思維,他們創造了台灣獨特的「手搖茶戰法」,用輕資產、輕組織的方式把手搖茶帶到全世界,成為各大城市街邊一道特殊的風景。

因為沒有包袱,彈性看待一個茶飲料品牌的生命力和集客力,不行就丟,重新來過;手搖茶的品牌可以百花齊放,但不會戀棧,像是副總主筆子彥說的:「何必死守著四行倉庫?」

這樣對待品牌的態度,可能會讓一些迷信教科書的人大開眼界。

而這群老闆們呈現的思維是另一種對品牌的詮釋,在手搖茶的市場裡,幾乎天天都會誕生「明日之星」,也意味著在數位訊息橫流的環境下,你隨時也會從雲端上摔下來。

台灣要打世界盃,不一定非得推下一個張忠謀、郭台銘。這批手搖茶老闆,進到他們房間,幾乎都有一張世界地圖,他們的夢就在那張地圖上。像一位老闆說的,沒有太多前人走過的路,才是最肥美的。

那天,在餐廳裡聽著故事,老闆說,昨天才剛簽下倫敦加盟店的授權合約,臉上的自信和喜悅,似乎說著,未來會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