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作者,四十二歲從職場退休,從此成為自由人,潛心研究錢幣鈔券,成為此一領域的專家,他的專業令我十分欽佩,尤其他並無專業的學術背景,完全靠退休之後的讀書自學,自學的鑽研之深,令人嘆服!

我問他,一切靠自學,就能致此嗎?他笑回:光靠自學不夠,還要能自律,要持之以恆的自律,才有機會。

他告訴我,剛退休時,他就在家中自學、讀書,可是後來發覺在家中並不是一個好的自學環境,容易被瑣事所打斷,所以他決定創造一個好的自學環境,他在住家兩站距離的地方,設了一個工作室,他每天一早就離開家,前往工作室自學,一直要到傍晚才回家,創造了一個類似上班的環境,讓自己每天都必須有形式上的「上班」感覺,用這樣的生活安排,來養成固定的自律習慣,有了自律的習慣,他的自學才能突飛猛進。

他的說法讓我恍然大悟,所有的成就,背後都來自持之以恆的自律,自律才是真正得到成就的關鍵。

我是一個自律不好的人,每次下決心去做某一件事,只要是要靠自我控制,從來就是興匆匆起頭,但過幾天就放棄,從沒有成功過。我也知道自己並不是高度自律的人,因此我從來就不敢離開組織的規範,讓自己變成一個自由的人。

我的意志控制不了我的行為,許多應該要做的事,卻會因我自己的懶散,而拖延、而錯過,所幸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自律的人,因此更不敢放任自己成為一個真正自由的人。

自律不成,我只能靠他律,他律是什麼?是組織的要求,組織的規範,只要在組織中,我就必須完成組織交付的任務,會促使一個人去完成必須完成的事。

還有一種他律,是對別人的承諾,我是愛面子的人,對任何人的承諾都會謹記在心,務必完成。這也是另一種他律。

我不能想像如果我四十二歲就離開職場,過自己的生活,我將會是什麼樣子,我極可能從此放浪一生,一事無成。

這個作者的經驗,提供了我們自律的重要啟示:如果自律都要靠自我的意志力來完成,這是極不切實際的。如果他從頭到底都是在家中自學,但因家中是休息生活的地方,要改變是困難的,因此他選擇創造自學的環境,每天都要去執行自學的儀式:要穿戴整齊,出門搭車,前往工作室,然後在工作室展開一天的自學。

透過環境的改變,透過行為的改變,讓自己養成自學的習慣,然後每天持之以恆,日久成習,這就是真正的自律。

真正的自由人,有最嚴格的自律,能持之以恆,永遠的自律,才有資格談自由;不能自律,只能靠他律,這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離不開組織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