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美國喜劇電影《春天不是讀書天》(Ferris Bueller's Day Off)裡有一幕:即將高中畢業的男主角,某一天趁家人上班後,揪朋友一起蹺課,開一輛法拉利跑車,就這樣往城市的方向駛去。

去年4月,英國巴克萊銀行正式終止在台營業,成15年來外資券商撤台首例。那一刻起,巴克萊前董事總經理楊應超失業了。

當時,他想起的,就是電影裡男主角蹺課一整天、回到家後所說的一段話:「人生匆匆,如果你不偶爾停下來四處看看,也許你會錯過很多事。」

他用這段話,為自己的首席分析師人生,暫時畫上句點。

小檔案_楊應超

出生:1967年
學歷:哥倫比亞大學電機工程博士班、美國普渡大學電機工程碩士
經歷:巴克萊資本證券董事總經理、花旗環球證券首席分析師
現職:台灣異康Fintech集團、青新資本首席顧問

親友相繼離世,開始想人生下半場

入行17年,楊應超是第一位發掘鴻海、華碩、宏達電等台灣科技大廠的外資分析師,在投資圈享有高知名度,連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都曾邀他到家中做客,讓他有了業界「最懂鴻海分析師」名號。

他長居香港,過去全世界到處飛,一年1/3時間在國外出差、見客戶,往來的都是華爾街投行和企業界高層,每天工作16個小時起跳,根本沒空休息。

如今,年屆半百突然失業,「連我媽媽都跟我說:『你離開了,哪有什麼人會理你!』」楊應超接受本刊專訪笑說。

但,沒有了昔日的光環,他反而淡然的說:「巴克萊關門有很多人會哭,但我覺得很好。我很高興自己就這樣解脫了。」

所謂解脫,是指他終於能夠停下腳步,思考人生下半場,究竟該為什麼而活。然而,促使他正視這道課題的原因,則是親友相繼離世……。

「(華碩前財務長)張偉明之前,我幾十年沒有去過告別式,但是從他開始……,好多人一個個都走了,就開始有很多告別式。」他眼看身邊好友一個個因為工作壓力重病、過世,不禁開始思考,人生除了金錢,究竟還有哪些價值。

「我父親46歲就去世,我今年已經49歲了,去年我去30年高中同學會,有的人癌症,有的人在後院睡著被凍死了,還有個長輩突然就走了,原本很健康,他留下財產幾十億哎,也花不掉啊。」楊應超嘆了口氣說。

他回憶,由於從小家境普通,父母卻為了送他到美國念書,放棄原本工作、舉家移民,在當地開中式餐館,課餘時間他也得過去洗碗、拖地,和其他富二代留學生相比,生活並不容易。

因此,他養成節儉性格,之後即便當上年薪「一咪」(one million,100萬美元的簡稱)的外資分析師,他沒買車,一台筆電用3、4年,連身上穿的衣服、背包也從大賣場買。

「你們可能不知道,這個也是A貨,3塊錢(美元)一支!」他舉起手上的金表對記者笑說。

看待財富,他始終有深深的危機感。出社會以來,一旦離職,他馬上投入下一份工作,幾乎不曾有過待業期,深怕被市場淘汰,久而久之,他變成一個沒有「生活」的人,遑論經營興趣;兒子想爸爸時,都只能打開電視,才能看見他的身影。

於是,離職之後,楊應超開始列起人生下半場的「待辦清單」,把多數的時間都花在家人身上。「年輕時很多事你可以說來不及、下次再做,但現在很可能沒有下次了。」

去年3月,他和朋友去了趟夏威夷,這是他5年來第一次出國度假,雖然坐的是經濟艙,但緊繃的發條突然鬆開,心情卻比過去出差坐商務艙還興奮,「因為我終於感覺到自由,什麼叫作自由是無價的。」

從談蘋果供應鏈,變聊高麗菜價

另外,他也重拾做菜興趣,花半天時間上超市買菜,與記者談論的話題從蘋果供應鏈,變成比較台灣、美國高麗菜一顆多少錢。

沒有外資名片後,楊應超自認活得瀟灑,笑稱現在過的是「半退休生活」。但,過去寫份報告就能撼動股價的他,仍在找尋新的舞台,與外界對話。

例如,他開始寫科技專欄、上電視議論時事,但,當說話的對象從投資人變成廣大網民,後者的鼓勵或批評,成為他每天注意的事。打開他的臉書,常可以看到他分享日常生活,從上美食節目到各地旅遊等,甚至,還會幫每位留言的網友按讚。

訪問尾聲,楊應超在林蔭下接受本刊拍照,攝影記者才剛放下相機,他便拿起那個在大賣場買的背包,準備趕往下個會面地點。

如今,這位一路見證產業興衰的外資金童並未停下腳步,持續朝著下個目標邁進,「反正做就對了,雖然可能被罵很慘,但不做什麼都沒有,永遠看不見沿路的風景啊。」楊應超說。